马頔单曲《南山南》正式版首发 诗歌才情与旋律天赋完美融汇
2014.09.26

?

  今天的中国独立乐坛,一伙年轻人正愈发引人注目——八零后出生,靠悟性、天分以及荷尔蒙自学成才,又因个人性情和际遇的缘由未登摇滚之贼船;原本各自为阵,逐渐聚义结盟,啸聚社交网络与烧烤摊,Livehouse与露天音乐节,文艺地抒情,却从不掩饰草莽之气,粉丝日众,却从不居高临下自视精英……

?

  对于民谣组织麻油叶和它的创始人马頔而言,这样的描述不算新鲜也不算过誉,但令初识马老板的乐迷惊讶的是,他演出不少粉丝无数,却从未有正式音乐出版物问世。当他们兴冲冲打开马老板的豆瓣音乐人页面,会不幸地发现试听Demo在不?#20204;?#20960;乎全数?#24405;埽?#32780;?#20197;?#30340;是,?#24405;?#26159;因为马老板正在录制新专辑。

?

  这首《南山南》已并非新歌,演出现场的大合唱足可说明,就连吉他谱也早就遍布网络。但现在大家所听到的,的确是马頔第一首正式发表的单曲,它在网络版的基础上进行了漫长的重录重混和反?#21019;?#30952;,堪为新专辑正式发表前激动人心的前奏。作为马頔的代表作之一,《南山南》是其诗歌才情和旋律天赋的完美融汇,千帆过尽的沧桑感怀被吟哦成诗,质地?#28900;?#30340;词句经音符点化、器乐相协,一经唱出,所有悲戚、怅惘与惶惑,顿时蕴藉而浓?#25671;?#21513;他与钢琴清浅而克制,只待提琴汇入,一舒百结愁肠;而周旋《四季歌?#36820;?#37319;样和曲末的童声,则似闪回的记忆和定格的老照片,成为一道道?#19997;?#33324;的证据。南山南,北秋悲/南山有谷堆/南风喃,北海北/北海?#24515;?#30865;,当我们无法安抚彻?#20405;?#30171;,就将它升华为死亡般的宁静之美。

?

  马老板?#19981;?#25226;自己的歌?#32972;?#33258;己的孩子,关于《南山南》,他特意写下了下面的文字,所?#24515;?#24819;知道的,都在里面了:

?

  迄今为止写过的歌里,这首算是用时最久的了——三年。

  怎么?#30340;兀?#25105;们曾经都幻想过很多种爱情,那是那个年纪里最丰盛的晚宴,每个人都在自己绘出的布景里以梦的方式欢笑着,推杯换盏着,继续奢望着谁都不曾离去,也不会离去。

  可笑的是,没有人教会过我们如何面对分别,梦醒的时候我们已是酩酊大醉,甚至不曾挤出一个微笑,还来不及告别,就这么长大了。

  我们开始图谋起悲伤,每天在长夜里奔跑,只为在天亮前精疲力尽,逃避天明?#32972;?#28385;光亮的生活,做上一场第一次遇见她/他的梦。

  后来的几年,我们会假装很好,假装不高兴,假?#20843;?#37117;没走,山南海北地留下脚印,在某个景色下驻足良久,长长地叹出一口气也不言不语,回忆起所有的画面,再一一说出再见。我?#20405;?#20110;学会了道别,却不再说情话,只说谎。

  这首歌断断续续写了三年,也是无数个三年里最难忘的唏嘘。



《南山南》

?

词曲:马頔

制作人?#20309;?#20255;

录音/混音:陈程

吉他:尧十三

大提琴?#21644;?#24179;

童声?#33322;?#31179;雯、孙艺菲

?

?

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28023;?#22240;为心里早已荒芜人烟

他的心里再装不下一个?#36965;?#20570;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他说

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时光苟延?#20889;?#26080;可奈何

如果所有土地连在?#40644;穡?#36208;上一生只为去?#24403;?#20320;

喝醉了他的梦,晚安

?

有天他听见有人唱着古老的歌,唱着今天还在远方发生的

像在她眼睛里看到的孤?#28023;?#27809;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26705;?#25105;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大梦初醒荒唐了这一生

?

南山南,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

南风喃,北海北

北海?#24515;?#30865;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