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頔新单曲《皆非》及MV首发 这一次,他不只歌唱爱情
2016.06.21



沉淀一年有余,马頔终于决定交出新作。刚?#23637;?#21435;的重庆草莓音乐节上,马頔新单曲《皆非》与MV同步首发,似乎,那个熟悉的马老板?#21482;?#26469;了,而敏感的人,听到了一丝难以言喻的陌生。


从首张专辑问世到登上北京工体馆舞台,马頔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这是去年人们公认的“乐坛奇迹”。?#26377;?#33539;围的争相传颂到街知巷闻,《南山南》迅速成为“国民金曲”和“民谣爆款?#20445;?#26377;人为他骄傲,有人为此伤心。舆论风暴的中心,他淡然如故,甚至自嘲道:“还是那么胖,所以放心吧,飘不起来”。终于,爱他的人不再为他的体重操心,而是竖起耳朵,静候佳音。


“拨开时光的脸,还是那个孤孤单单的少年?#20445;?#36825;份初心永藏心底,少年终究长大成人。这一次,马頔不再向回忆穷究爱情的因果,毕竟,人生境界,何止一端?对过去,他冷?#19981;?#30520;;对未来,他“背坐愁城自言自语”。


秒针的单调轮转化为琴弦错落的颤动,音符流淌成时间之河,而一切,终将是“一场灰飞烟灭的游戏?#20445;?#19981;如“信马由缰飘零半生”。


酒馆里,霓虹下,无人留意那个男人的剪影。繁华落尽,唯余星空,温热的啤酒和老?#36820;难?#31070;中,是繁芜世事所赠予的沧桑况味,如马頔所唱:“冷暖自知的酒杯,游荡着善良的魔鬼”。


古时,竹林七贤之一嵇康有诗云:“目送孤鸿,?#21482;游?#24358;?#20445;?#32780;六弦琴一统天下的今天,马頔唱道:“点燃一场支离破碎的美梦,看光阴散落下的满眼飞鸿。”


世易时移,诗乐恒久。鱼与熊掌,皆非所愿。



听完《皆非》,他们是这样说的:


“马頔用他的作品和声音,带领我看到一串串支离破碎的美夢——只有真实?#33258;?#30340;歌手做得到!”

——胡德夫


“马頔的声音,像夏季夜晚的一丝清风,清凉解渴……又像张开的双臂,随时给你最温情的拥抱。”

——高原


“生活的碎片泡在无奈的琴声中,调成一杯冷暖自知的‘狗尾酒’,皆非,也皆是。”

——高旗


“我知道,定会有人再次错过马頔的美好。不过,连马頔都能有‘皆非’的泰然与勇气,我们又何必这么的不自然,扮作年轻,或老成呢?他的美好,显而易见,清澈、通透,正如青春该有的样子。”

——小河


“支离破碎的,不只是梦;遥不可及的,不一定非要相拥。卑微,皆非半生。”

——邱大立


《皆非》

作词:马頔

作曲:马頔

编曲:马頔与OKK乐队


坐在酿造忧愁的酒馆里 谁闭着眼

走在没有星光的灯火阑珊 与黑夜缠绵

拨开时光的脸 还是那个孤孤单单的少年

放纵纷扰的画面 那里人来人往渐行渐远

他总是小心翼翼 卑微着悲喜

他背坐愁城对未来自言自语

点燃一场支离破碎的美梦

看光阴散落下的满眼飞鸿

遥不可及的相守 咫尺天涯的相拥

在繁华落空时 它们相逢


来做一场灰飞烟灭的游戏 信马由缰飘零半生

一个男人握着?#28216;?#30340;啤酒 整片星空和一只老狗

他没流过一滴眼泪 却被大雨包围

冷暖自知的酒杯 游荡着善良的魔鬼

他总是这样说 一切都无所谓

他背对着人群 摔碎了酒杯

点燃一场支离破碎的美梦

看光阴散落下的满眼飞鸿

遥不可及的相守 咫尺天涯的相拥

在繁华落空时……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