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乐队丝路巡演首站西安完美落幕 “向西,摇滚乐的时光机器”分享会精华实录
2016.09.14

当摇滚巴士丝路巡演启程的时候,吴吞发出过和沈黎晖类似的感慨:当年我们看欧美乐队的录像,?#37096;?#21040;过这样的巡演大巴,当时还想要是什么时候我们乐队也能开着这样的车到处巡演就好了。那时候我们还是坐绿皮火车去演出的,而且很难有巡演,因为很多城市并没有可以演出的酒吧……

张晓舟也回忆他和舌头的相识,是源于1998年春天,他听到了舌头两首歌粗糙的小样,?#23454;?#20102;乐队主唱的BB机号码,也不知?#20048;?#21809;叫什么。他和这主唱只通了不到一分钟的电话,舌头乐队就坐着30多个小时?#24149;?#36710;从北京来到广州,第二天晚上就引爆了广州的酒吧。那也是舌头在乌鲁?#37202;?#20043;外的第一次正式演出。

 

舌头几经重组,老成员吴吞,吴俊德,郭大刚,鼓手文烽重组后加入也已逾三年,此次摇滚巴士·丝路巡演巡演,舌头也正式推出了?#24405;?#20182;?#20013;?#34382;(虎亚树),来自乌鲁?#37202;?#30340;小伙子,年方二十八。



舌头的本次巡演以一个讲座开始。910日,在西安高新大都荟,他们和张晓舟一起做了一场讲座。这也是舌头历史上第一次全部集体面对乐迷进行对谈,展示了?#32422;?#31169;下少为人知的一面。原定一个半小时的讲座,由于乐迷的踊跃发?#32422;?#20837;讨论而?#20013;?#20102;两个多小时。有几位乐迷是专程从外地前来。有位做房地产的洛阳朋友乐迷曾经在贵阳看过舌头,这次又跑到西安来,因为在?#32422;?#30340;城市看不到舌头。一位延安志丹县的乐迷七月初曾飞去乌鲁?#37202;?#23305;游Livehouse看过吴吞个人专场,这次又开车过来看舌头,并带上了家乡的大红枣送给舌头,而吴吞又把红枣送给乐迷吃,讲座最后以吃延安红枣结束。



作为新成员,文烽和小虎坦承在加入舌头前都没怎么仔细听过舌头。文烽说当他接到吴俊德邀请他加入的电话很?#36291;?#20063;有很顾虑,因为他是一个爵士乐手。小虎则说在刚加入的时候,为?#35828;?#20108;天的排练,他天天深夜苦练,天亮后只睡一个小时就起来参加乐队排练,“但我不觉得这是辛苦,因为我很快乐。”



一向寡言少语的郭大刚道出了?#32422;?#21644;乐器的“变态”关系:“我的键盘就是另一个我,我需要通过它来宣泄,包括宣泄我的变态,有时候我是在虐待它,这就是我的自虐”。



吴俊德透露,此次巡演乐队是不挣钱的,一是成本高,二是乐队选择了一些相对?#21543;?#30340;城市。当张晓舟说当年在北京演出乐手经常?#33618;?#27599;人分到几十块钱时,吴俊德说:“哪里,有一次我们演完我们每个人得到三个韭菜包子,好像是在亚梦酒吧还是哪”。



吴吞指出:也许我们的荷尔蒙也在下降,我们?#32422;?#20063;有问题,也想通过这次巡演看看?#32422;骸?span>


 

舌头新专辑?#23545;?#22987;人爱空调协会?#20998;?#26377;6首歌,很多乐迷奇怪为何歌这么少。实际上有的歌长达十五六分钟,这是一张邀请前卫音乐家李剑鸿和马木尔参与的唱片,打破了摇滚乐固有曲式,?#34892;?#20986;乎乐迷的意料。讲座上有乐迷对这种改变深表赞赏,也有乐?#36816;擔?#29616;在接受不了,但可以留待几年后。



尽管李剑鸿和马木尔可能要到以后,才会客串参加舌头个别巡演场次的演出,但随着?#24405;?#20182;手的加入,舌头也重新编排了新专辑的全部作品,这次巡演新旧作品各半,除了新专辑的作品,还有一些没收录这张专辑的作品如《猫和老鼠》、《中国摇滚?#35848;浮貳ⅰ?#31168;王大赛》、《旋转?#36820;取?span>



还有一位高三学生问为何舌头乐队在草莓音乐节上“排名不够靠后”,张晓舟笑称,如果舌头是计较座?#38395;?#21517;的,那也不是舌头了。实际上舌头曾两度在草莓音乐节上开场演出,也就是第一个出场。


 

尽管舌头重组后已经是第三次巡演来到西安,也参加过西安草莓,但911日在光音的演出还是爆满,并且有不少第一次来看舌头的新乐迷。西安乐迷一如既往的狂热躁动。

马飞携乐队暖场。刚好在西安的左小祖咒、莫西子诗、张蔚、小西等音乐人也纷纷到场。还有一位舌头的特殊朋友:乌鲁?#37202;?#25671;滚前辈穆拉提,1994年乌鲁?#37202;?#26366;有一个深夜摇滚派对,当时有舌头、部落、傀儡、黑梦四支乐队参加。穆拉提就是黑马灵魂人物,而马木尔当时是黑梦?#27492;?#25163;,吴吞则是部落主唱,后来才加入舌头。穆拉提是时隔22年之后第二次看舌头,他说他已经完全记不清1994年的舌头演出,只记得当时他们个个都是长头发大皮靴。穆拉提如今从事古典音乐作曲和古典吉他、乌德琴演奏,但他非常欣赏舌头的西安现场,尤其欣赏舌头新作中的噪音成分,并指出“越噪的东西?#21483;?#35201;好的音响条件”。

  

乐队也对西安现场的状态感到满意。吴吞笑称?#24052;?#37117;快软了”。一觉过后,上车走人,巡演进入了甘肃,此次巡演,在甘肃有多达六站。913日在天水,这是张玮玮和郭龙两个人的母亲的家乡,他们经常来,但就连他俩也从未在这演过,世易时移,如今天水也有了Livehouse,舌头在甘肃的巡演,也必将推动当地的音乐生态发展。

 

“该说的有人都替你说了,该做的有人都替你做了,可是没有人能替你证明你的存在。”舌头新作《时光机器?#20998;校?#21556;吞如此唱到。

 

 

后续八站演出详情:

914日 星期三 21:00 定西 谷蘇livehouse

 

916日 星期五 20:00 兰州 葵livehouse

演出嘉宾?#21644;?#20840;乐队

 

917日 星期六 20:15 西宁 WEST livehouse

 

920日 星期二 21:00 张掖 屿livehouse

 

923日 星期五 20:30 嘉峪关 贤良方正

 

924日 星期六 21:00 敦煌 大鹏的酒吧

 

928  星期三   2100   独山子   蚂蚁剧场

 

930日 星期五 21:30 乌鲁?#37202;?嬉游声场

演出嘉宾:再说吧乐队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