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Party之王》发布 纵乐于虚无之上,狂喜于俗世之巅
2016.11.16


创意统筹:_李?#25991;?nbsp; 封面设计:_阮天琪

摄影?#20309;?#23567;妹  剪纸艺术?#36965;?#26472;毅


今年伊?#36857;?#24223;墟这一老牌乐?#21448;?#24402;摩登天空,双方携手再续前缘,成为一段乐坛佳话。而在签?#23478;潦迹?#24223;墟就已经完成了在2011年单曲《寻欢作乐》、《拯救》之后时隔五年潜心酝酿而生的数首新作。如今,这一系列新作中的首支单曲《Party之王》已经正式发布。



模特:_周云山


《Party之王》自前奏开?#36857;?#23601;充满了欢快的意味,它已经暗示出这首新作并非如早年的废墟一样凄美颓?#36965;?#20063;不似悟空时期的松弛释然,而是一首全新气象的作品。较之废墟?#37213;?#30340;作品,它以一?#19978;?#26377;的敞亮叩响了我们的耳膜,英式味道的吉他与行进感十足的?#27169;?#21246;勒出一副游弋于极乐之?#36710;?#30011;面。而在每一个乐句的唱腔中的那一个个上扬的尾音,也与早年废墟的低徊喑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毫无疑问,这是一支情歌,一个情郎在歌中与他的女王心心相印,满怀敬慕地相偎而生,他竭一生之力为其歌唱,而那些世间的悲苦与哀愁,则在幻射出金光的庆典里,从歌声中遁入虚无。



但?#20405;?#24471;玩味的是,这一曲情歌中核心的那个充满光?#36820;摹?#22899;王”形象,俨然从俗常的男欢女爱中超脱而出,在圣洁中带有威严,而歌中与 “无际涯的温床”一道?#29615;?#22797;吟颂的“众妙之乡”,则是一个引人深思的隐喻。


借鉴自老子的《道德经》中的那个“众妙之乡”,?#26408;?#19996;方哲?#36857;?#22312;一首情歌面目示人的作品中,它甫一出场就给人不同凡响之?#23567;?#36825;里的“妙”,是玄妙、深远,是宇宙天地万物之奥妙的深邃所在,它超越着一切的世俗?#33108;邸?#29572;妙是洞悉一切奥妙变化的门径。深?#23545;?#26159;生存空间的一个扩展,众妙之乡,是一个幽暗的?#36710;兀?#23427;直通向一个玄妙神秘、辽远无尽的广阔空间。



歌中被热烈讴歌的“女王”,其实是一个饱含救赎意味的一个符号,为?#25628;?#25214;到这一女王,“我”甘心承受一切的悲苦,在无尽道路上负荆蹒跚而行,抚琴高歌,不惜委身于虚无之中。至于“天空大地太阳月亮” 这些早在农耕时代就已经被作为祭拜的对象,现今被赋予了新的意义——这是世界的庆典所赐,也?#21069;?#38543;时间轮回而生。《Party之王》中的生命被演绎为一出盛大的Party,一出华丽的狂欢,“我”已经全身心献祭给生命中这一绚烂的Party狂欢。一如副歌中那股心怀宇宙的开阔,嘹亮回旋的“呜~呜~呜”带来了醍醐灌顶般的通透与酣畅。它展现出的,是一幅纵乐于虚无之上,狂喜于俗世之巅的磅礴气象。难得有一首以情歌面目示人的作品,能有如此值得的玩味的感觉,这自然与灵魂人物周云山近年来对东方哲学文化的探究密不可分——早在2003年,他与太极结缘,古代东方哲学中的太极观念,给了他很大启发,取法大?#20048;?#24503;,臻于宁静之域。而在《Party之王》中,东方?#22025;?#19982;东方?#33108;郟?#19981;在直观的层面显现,却以拟人化的方式?#38753;?#23637;露。


《Party之王》是东方哲思在废墟乐队作品中的一次深入渗透——一如那个由传统剪纸投射在裸露身躯之上的单曲封面,从视觉的角?#21364;?#36890;了东方文化与舶自西方的摇滚乐的通路——它呈现出的是在当下异质文化杂交、共生的语境下,废墟在言?#24503;?#24452;上的一次探寻。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