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乐队新专辑《正大光明》首发 人文摇滚老将携新作臻于开阔之境
2017.02.19

2016的岁末年终,废墟乐队全新专辑中的三首尝鲜之作《Party之王》、《你好吗》、《云游(A)?#24223;?#32487;发布,在业内和乐迷中间收获不俗反响。如今,这一名为《正大光明?#36820;?#19987;辑中的十二首曲目已在网络平台全部上线,揭开了这张耗时六年精心打磨的专辑的神秘面纱。作为废墟的第三张专辑,《正大光明》是他们自2009年《悟空》之后,睽违八年之后推出的一张力作。值得一提的是,专辑名中的“光明”区别于俗常意义上的“光明”,更有佛法的深层含义在其中,意为经过累积修炼后,事物会有相当程度的念力。这与乐队主创周云山身上的禅思道骨?#32422;?#20182;多年来对太极之道的参悟不无关联,从渐悟?#28860;?#24735;,再从顿悟到身心统一,周云山把对自我的认知和对万物的体悟融会贯通后发力于音乐创作,才有了如今“大光明”照耀着的废墟。



早在2014年年底,乐队便进入录音棚着手于该张专辑的制作。在编制上废墟化繁就简,除了主唱兼吉他周云山外,另有来自美国的键盘手David和鼓手文龙,也曾化名为“大光明”乐队。《正大光明》里面所收录的乃周云山六年佳酿之作,既有在上一张专辑中因编曲未满意而未收录的《云游(A)》、《云游(B)》,也有近年的《正大光明》、《真迷幻》、《雪花吟?#36820;取?#20048;队为此排练编曲整整两年,其间历尽艰辛,甚至录音也曾推翻更改多次,斗罢诸多艰难,专辑终现雏形。 “关键时刻观音救难,呕心沥血之后终于拨云见日”,周云山如?#25628;?#36848;那段经历。


废墟这支中国老牌摇滚乐队自1999年出道以来,一直以迷?#26790;?#36947;和艺术摇滚为基调,在乐坛独树一帜。“废墟”这个名字若作解读,则充满了对万物的人文关怀和重建欲望。成军十余年,废墟乐队披荆斩棘,砥砺前行,屡?#21589;?#36291;于国内各大音乐节现场,并以独特的人文摇滚气质俘获大批乐迷,并被冠以“人文摇滚之王”。在《正大光明》中,这一人文气质再一次得到了突出的展现。纵观整张专辑的歌词不难看出,乐队用了相当的字眼对宇宙万物和曼妙自然进行了歌颂与描绘,这种敏锐与超脱也正是胸怀大爱和心存善念者方能捕捉与感悟的。如专辑中那首?#27492;?#26420;素却饱含微言大义的情歌《你好吗》,通过“天上/人间”的辩证统一,“我/你”的辩证统一,从歌词的肌理间重申了天人合一的辩证统一观;同时,游移不定的“飘在?#26007;健?#30340;云儿与“飘在世间”的露珠,也喻?#22659;齠云?#26469;荡去的生命的关爱,对所有飘着孤单着无所依归者的关爱,更是形象地展露出对于归家的热望。在后古典主义的时代里,你好吗,三个字,在问候中包含着千愁万绪,这愁绪中既有无奈,又有渴望,这一复杂的感情是东方的,也是为废墟乐队所独有的。



?#26263;?#19968;曲自然飞,歌一曲生活禅”已成为周云山所追求的人生境界和音乐境界,这也正是他目?#26263;?#29366;态。周云山一言蔽之:废墟乐队,艺术摇滚,迷?#26790;?#36947;,早年飞,后来自然飞,东方美学,西方手法,太极般虚无飘渺,轻?#25581;?#31163;开地球,有时神游有时归真。”如果说《正大光明》这张新作?#26377;?#20102;废墟以往作品风格中的唯美和禅意,但彻头彻尾的听下来,个中的迷?#26790;?#36947;和摇滚元素却减了不少。周云山坦言完全是在?#26263;饋?#30340;状态里去写的这些作品。“创作之初就没有局限?#32422;?#35828;摇滚乐就一定要躁,或是按外界给乐队定义的风格标签去写。新专辑有?#26377;?#24403;然更有突破,确实无法取悦到所有听者,但随着所处经历的改变和人生阶段的不同,在我看来算是成功和进步的作品。”



专辑里诸如《Party之王》、《云游(A)?#36820;?#30342;是废墟“去标签化”较为明显的全新气象作品。《Party之王》迥异于凄美颓靡的早年废墟,也不似“悟空”时期的松弛释然。它以一?#19978;?#26377;的敞亮叩响了我们的耳膜,勾勒出一副游弋于极乐之境的画面,与早年废墟的?#31361;?#21905;哑形成了鲜明的对?#21462;!?#20113;游(A)》则把西方的躯壳与东方的魂魄无间地契合起来。西式的器乐配置与东方的抒情元素,以现代的声音言说着东方的气质。专辑中的其余作品《正大光明》、《玻璃城?#36820;齲?#20063;都显现出废墟乐队那言由心生、不?#24515;?#20110;现代/古典、东方/西方的区隔与对立的创作理念。而这也是周云山长久以来的音乐理念,“我想做的音乐应是没有明?#26041;?#38480;,不仅仅是献给摇滚格局里的,它就该属于音乐的王国里。”



作为去年重回摩登天空之后推出的首张作品,《正大光明》用音乐的语言展露出了废墟乐队所崇尚的“在道德崩溃时代重拾心灵真善美”这一精神美学。围绕着这张专辑,废墟乐队的更多计划也将逐步展开,在精神光芒的烛照下,他们正在迈向更加开阔的境地。


------------------------------------------------------------


废墟 专辑《正大光明?#39134;?#35745;絮语



摩登天空唱片设计团队在对该张唱片的设?#21697;?#26684;和概念元素做整体把握之初,周云山老师在谈及想法时带出了如下关键词:水墨 东方元素 光明大道  (物?#26102;?#21518;的秘密)手 天眼 佛眼(背后的)光 心经 佛教 道教 基督教 众教一体 觉醒 能量 关爱 健康 治疗 悲伤 快乐 阴阳 供果。这些词眼仿若一把把密匙,相对独立?#20174;?#30456;辅相成,解构了整张专辑由内至外散发着的会意大于言说的?#26053;亍?


如此抽象的概念终要落于?#35789;?#30340;表达,这给设计师的压力略大,坦言最初脑袋里想得大概是经书的模样——打开一个盒子,映入眼帘的是修炼而成的真经, 类?#26222;?#31181;感觉。但又不能做成真的古书,第一诉求还是从整张专辑的精致感出发。于是设计师在力求展现了上述关键词概念的基础上添加一些icon,旨在与较现代的元素融合。


专辑封面“正大光明”四个字的字体设计,略?#24405;?#39592;文的形态,线条偏细,构图上讲究对称感,纵观整体有一股“正气”直逼而来。其他字则采用衬线字体,从而凸?#36291;?#33268;感。在颜色使用上,金、白、黑三色,既体现神圣的金色光感,又糅合阴阳八卦中黑白的对立,对比强烈的同时更加显亮。


在封套设计上,周云山老师提供了剪纸艺术家杨毅的作品,并亲自做模特把剪影投射在身体上拍出照片,这些作?#32321;?#29992;于设计素?#37027;?#36143;穿始终。凡镂空的东西必能透出光,这也与周老师先前提出的“背后的光”相契合。如此,专辑成品拿在手,一开一合间透过剪纸,你便能看到“光”。 歌?#26102;?#29992;的是从后往前翻、从右向左看的方?#38454;?#35746;,灵感源于模仿古书。


以上篇幅的赘述在乐迷看来终不及拿到实体专辑的那一刻所带来的惊喜与感动,从这张专辑中也不难窥见周云山老师对音乐怀有的那颗?#27425;?#20043;心,正如千回百转后方现于唱片“腹地”的那句话:“那音乐神坛上的一枚供果,用这一生来谱写与演唱。”

创意统筹:李?#25991;?nbsp;

专辑设计:李?#25991;荆?#38446;天琪 

Icon设计:Nysure

特别鸣谢——

摄影师:吴小妹/李凑凑 

服装:本帮裁缝/宋陈



废墟乐队新专辑《正大光明》 官网-淘宝-京东购买链接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