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叉吉他手黄涛旷渺孤谲之作《弥留》首发,春困之季的一针强心剂
2017.04.19

近日,夜叉吉他手黄涛,献上了自己的处女之作《弥留》,这一金属乐坛的翩翩才子,初试啼声,便开拓出了?#40644;?#23646;于自己音乐领地。



17岁入行的黄涛,履历上可圈可点之处甚多,从早期的GRUNGE风格到新金属浪潮中有较多中国色彩的液氧罐头,再到后来的狂暴的金属核乐队641、以及今天的金属王者夜叉,可以说,黄涛见证并参与了中国摇滚乐从大一统的地下摇滚时代到如今这一?#22836;?#30340;多元时代的近二十年的历程。作为吉他手的他,参与了十余张专辑的编曲与录制,其中有五张是夜叉的专辑及ep,这?#24425;?#20182;从2003年9?#24405;?#20837;夜叉以来,十多年的显赫成果。



但黄涛并不想把自?#33322;?#20165;局限于作一名吉他手,迷离狂啸的演绎和对乐器的狂热挚爱,让他成为了多个国?#25163;?#21517;乐器品牌的代言人,但在个人的创作领域,他期望用自己的声音,打开?#40644;?#26032;的天地。如今,这一首《弥留》即是他小试牛刀之作。



开篇的号角,像是在荒野中飙起的一股风暴,鼓机带出了吉他的往复,当他?#32479;?#30340;嗓音响起,末世的风暴在旷渺大地上扩散,播撒。其间的吉他嗡鸣曲折,忽远忽近,?#24335;?#22312;风暴中,吉他功力不显自彰。在曲末之处,吉他用往复的RIFF展现着一种局促的呼吸,伴着合成器的尾音,这?#40644;?#31456;戛然而止。



《弥留》中的歌?#25163;?#26377;短短几句,但却发人深省,它体现的是生命意志与自明之物间的往复斗争——在个体的生命,包含着某些比理性更高的东西,生命?#26087;?#21363;是来自比理性形而上学更高的源泉。为末世气息所笼罩的生存深渊中,个体灵魂里的痛苦、?#24535;?#19982;生俱来,唯有终结的力量方可弃绝这一?#35199;?#33324;的真实,然而,身体被时间在一点一点地灼蚀着,腐烂着,这一真实境遇被谎言所粉饰。作为孤独灵魂的漫游者,不得不在生存的深渊中踯躅往复,当直面内心深处时,人的生存和死亡、渺小和伟大、?#35199;?#21644;自由……这一对对矛盾被突出地揭示出来。

 

释然,是一种从深渊中出离的方式,?#24425;?#22312;无根基的幻境中?#19968;?#26412;我的一种力量。“对这一切不在意”仿佛是一种轻松的态度,但它背后,确实展示出了生命意志在冥冥中与末世的混沌角力的强悍本能。



在春日的困倦中,《弥留》仿佛一剂强心针,在莺歌燕舞的风光中,袒露出生存本相,并以开拓性的音乐语言,在旷渺的荒野中,直面着生命中的光明与黑暗、迷失与希望。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