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board专访夜叉:Back To Dark
2017.05.26

不是所有真实”黑暗“的地方,都需要所谓的虚假“光明?#34180;!狟ack To Dark

 

上世纪末,中国摇滚蓬勃发展,国内喷涌出一系列重型乐队,被誉为中国摇滚的唯一乌托邦树村、霍营诞生了中国新青年的摇滚火。岁月沉浮,夜叉乐队从始至终一直在摇滚乐的浪潮中踯躅前行,从早期的凶猛暴戾,到如今开始审视时代变幻的表象,他们以沉潜的方式思考周遭。“以我不动声色的翻涌,唤你暗中躲藏的遗忘。”

 


2000年的首张专辑《自由?#26041;?#19990;纪之交的中国摇滚乐一举带入重型时代;2003年的《发发发》则在嘻哈和电子技法的运用上做了大量的尝试和掘进,开创中国新派金属之先河,进一步奠定了乐队中国重型班霸的地位?#40644;?#21518;的EP《Keep On Fighting》和专辑《You Aren't The Loser》却渐趋深沉,愤怒和反抗的基底之上多了几分省思。《转山》开始由外化的激进,转入内在冷静、诠释自我救赎与净化后的完美世界。15年的专辑《暗流》则让我们看到一个以思辨代替呐喊,外在锋芒逐渐收敛却更具爆发力的夜叉。

 

 “前方却不是我曾离开的?#25671;薄?#22805;阳下


 


夜叉全新改编并重录的单曲,Hip-hop版《夕阳下》一经发布惊艳四座。该作品原曲曾收录于乐队2015年发行的专辑《暗流》里,2014年夜叉在318公路上,开始了从成都到拉萨的“逍遥游”骑行巡演之旅,《夕阳下》即是那次骑行经历中的有感而发之作。

“我们做《夕阳下》这首歌的时候就觉得这首歌的节奏挺适合做一个Hip-hop的beat,一直都在说这个事,最近刚好和GAI有很多音乐上的合作,他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MC。所以就邀请他做了Hip-hop版的《夕阳下》,DJ WORDY是一直?#38469;?#20197;前在霍营的老朋友了,也是Hip Hop界的大咖,所以我们就邀请他做了Scratch和beat,还有孔鸿,他是一个全能的乐手,邀请他来做吹了一些口琴,于是,这首箱琴版的Hip-hop版的《夕阳下》应运而生。GAI也算是半个自贡人吧,所以他唱的说唱是自?#34987;?#30340;说唱。”

 


此前在《暗流》发布一周年之时,夜叉携手电音巨匠Mickey Zhang,又献上了《暗流》中代表曲目《舞悟?#36820;膔emix版。这首融合了Dub+与Metal的作品,呈现出夜叉在多元化探索的先行者的气?#30465;!?#33310;”与“悟?#20445;?#29992;夜叉胡松的话来说,即是“在肢体释放中顿悟?#34180;?#32993;松自己也是一个电子音乐的聆听者,有一段时间他痴迷于Dub reggea,也?#19981;?#24456;多remix的世界民族音乐。“我个人?#19981;?#19990;界音乐,有一阵工作的时候,背景各种世界音乐,这与我有点嬉皮的内心、与我自?#21512;不?#26053;游?#38469;?#30456;通的。(是否要和世界音乐人合作)还要看自身的境界,只有到那个位置了可能才会和同?#20219;?#32622;的世界音乐人合作。”

 

处于视觉听觉审美匮乏的快消时代,人们往往更?#19981;蹲非?#30701;暂刺激带来的快感,同时,全球音乐电子化的趋势不可避免。对此,夜叉表示“电子有他的位置,神童我们就?#19981;叮?#24456;遗憾错过了演出。我们不排斥任何东西,有合适创造的契机可以尝试。我?#20405;?#25490;斥商业口水歌。中国音乐市场千篇一律,我们希望有点不一样的。”

 

胡松:“我们毕竟是做音乐的人,正因为欣赏了很多不同类型的音乐,比如迷幻、Trip-Hop、电子、Hip Hop,某个时间段就会把感受到的风格用音乐呈现出来。歌迷往往会觉得一个重型乐队不应该接触别的风格,但其实被一个风格束?#23380;?#19981;太好,我们比较灵活自由,摇滚?#26087;?#23459;扬的是自由而不是守旧。

 

夜叉是一只比较精神上叛逆的乐队,歌?#26102;?#36739;关注社会现象,自身矛盾。解不开的绳子。较劲。不会唱爱来爱去高兴的,比较压抑,不是很多人能接受也无所谓。真的希望懂我们的关注我们。”

 

重型音乐发展阻力重重,很大部分原因是大众对于重型音乐真正的?#29616;?#26497;度匮乏,大多数?#19981;?#36861;随主流流行音乐的人往往认为重型音乐的表?#20013;?#24335;是一种?#30452;?#30127;狂的群体?#20174;Γ?#27530;不知在国际?#27573;?#37325;型音乐始终占据着中流砥柱的位置。而夜叉一直探索如何让重型音乐?#40644;?#24418;式的框架。他们曾来到云南楚雄州永仁县山区,身着当地彝族妈妈手工刺绣的T恤和牛仔裤,以简陋的农?#20197;?#33853;为舞台,与她们一同完成慈善公益宣传片《妈妈的逆袭》和《暗流》MV的拍摄。工业时代的步伐?#28044;?#20102;传统手艺人的没落,而夜叉就想以振聋发聩的重型节奏呐喊出对传统文化的传承?#26159;蟆?

   

             

                                                

QA:

1、今天来参加?#29420;?#20861;斗》演出是怎样的契机或者感受?为什么会答应做特别嘉宾的出现?

胡松:“ AK一直是我们的老朋友,以前一直在树村、霍营,?#40644;?#25112;斗过的好朋友,今天来?#26412;?#20570;专场,吉他手马凯来了个创意,我?#20405;苯由?#36807;去,也没有任何的宣传,给困兽斗一个惊喜。”

多久没来MAO演出了?感觉有7年了?时隔这么久有什么感受?

黄涛:“我们不来这演出,但?#19981;?#26469;这看摇滚演出。”

胡松:“马凯应该在这演的比较多吧。”

马凯:“我最后一次是12年9月份在这演,也挺长时间没来了,我反正挺怀念这个厕所的,刚去了一下,其他的可能就没什么了,这个厕所?#30475;?#26469;都拉肚子。”

韩天:“没拆挺好的,留着吧,演出还能多一点,大?#19968;?#33021;有地儿玩。”

 

2、之前感觉最特别难忘的演出体验是在那?例如参加德国Wacken音乐节?

胡松:“Wacken是全世界最大的纯金属音乐节,到那黑压压一片,全都穿的黑色?#36335;?#27468;迷也专业,演出也专业,所有都很专业,连?#20405;?#25670;小摊的放的?#38469;?#37329;属乐,特别好,就两个字’‘金属’。特别期待国内有户外纯种的金属音乐节,没有什?#21019;蚪从?#36335;过的,因为重型音乐来的,特别希望能够参?#28044;?#21040;这样的音乐节出现。”

 

 

3、美国骑?#26032;?#20013;,胡松将穿了19年的T恤留在dimebag墓前致敬,是怎么想到用这样的方式致敬Dimebag呢?

胡松:“因为之前去美国前就定了要去Dimebag那去祭拜一下,那件T恤是97年我第一次来?#26412;?#30340;时候,在长?#27493;?#19968;个?#23567;?#37329;属天堂’的地方买的,一直陪伴了我19年,这次去就想带着留在那,也算是一个纪念吧。”

 

4.那么聊聊Dimebag对你们的影响吧

胡松:“他影响了我对音乐的创作和理解,在他之前我也听很多音乐,也?#19981;秅runge啊那些,但是当听到pantera的音乐,我就觉得我以后可能要走这条路,做这样的金属乐,对我们应该?#38469;?#24433;响非常大的。”

马凯:“大王,别的也没什么好说的,吉他界的大王,无法超越的一个人,就偶像呗。”

黄涛:“那会儿我和韩天也聊过,我们一致认为dimebag就是一个天才吉他手,你听了他的作品后他会给你很多灵感,首先你就觉得他有很多的想法,以至于你听完他的音乐你?#19981;?#26377;很多创造的空间,所以这也就给后面的乐手带来最重要的一点吧,对于?#20381;?#35828;,他影响了很多吉他手,那个时候可能很多old school型的金属乐手已经走到了一个阶段了,但是一下他杀出来了,也算是延续了一些金属的感觉吧。”

球球:“ Pantera,Dimebag也是自成一派给别人启发的东西,和那些大师?#38469;?#27966;的不一样,他有一些律动,groove,riff编的有自己的特色,挺怪的刚开始听的时候,区别开了别人的那些,比较有新意。”

马凯:“他弹的东西?#25512;?#20182;的吉他手都不一样,特别‘特别’。”

黄涛:“晚上我睡觉戴耳机听歌听到潘多拉的时候我都想甩头在床上,他的律动特别好,groove metal。”

韩天:“他们说的都对。”

胡松:“他们是一支很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金属乐队,我个人不是很?#19981;賭侵?#29305;别传?#36710;?#37329;属乐队,我还是希望有一些另类,有一些grunge,?#21584;?#26159;朋克别的东西,能够融入到金属乐中,我觉得Pantera就是做到了这一点,非常有想法,他们的出现,他们的riff,他们的吉他编奏应该是影响了一批全世界的吉他手,包括后来发展出的新金属,还有说唱金属,?#38469;?#21463;到了他的吉他演奏的影响我觉得。”

 

5.美国66号公路骑行,拜访West Coast Chopper机车定制大亨Jesse James和“零”Zero Engineering-Chabott Engineering定制宗师木村信也?#24615;?#26679;的感受?

胡松:“我们去之前就联系了想要拜访这两位大师,本来还想去拜访HELLS ANGELS,但是后来美国的朋友一再劝阻说他们是个黑社会,最?#27809;?#26159;别去了,后来想想,之前联系了一直没有回复,直?#30001;?#21040;他们的总部也不太合适,Jesse James和木村信也?#20405;?#21069;约好了去拜访的,然后Jesse是马凯的偶像吧,你偶像怎么那么多啊。”

马凯:“ Jesse是摩托车界的Dimebag,(球球:摩拜摩拜)哈哈哈,说正经的,他发明了一个全新的风格,定义了一种西海岸的风格,就是改装融合了传统和现代,我骑过他做的的那些车,真的操控特别好,不要看外观感觉可能骑着特别累,但是他做的活儿特别细,后来木村信也就是属于复古界的这种明星了,他是属于90年代-2000年的骑车明星,在美国也挺出名的其实。”

 

6、有没有受到启?#24076;?

胡松:“感受到美国文化和东方文化强烈反差,Jesse就是特别张扬,他的生活,?#21050;?#20570;的机车,?#38469;悄侵终?#25196;的?#21050;?#24456;符合美国人的感觉,木村就是很东方,因为他是日本人很低调,他设计的“零(ZERO)?#20445;?#24110;布拉德·皮特,?#32431;?#27721;姆设计的车都非常好,但他自己的工作室特别小,远看就像一个特别破的小房子,办公室也就10平米,后面是仓库,感觉特别好,他把所有的工具都码放的非常整齐,一看就是?#20405;?#29616;在说的‘匠人精神’?#20405;?#24863;觉,一个非常有想法,非常沉稳?#24515;?#28085;值得尊敬的东方人的形象。”

7怎么?#21019;?#22269;内的机车文化?

胡松:“我觉得中国的机车文化现在基本?#37096;?#22987;出现了,认识的很多朋友也在致力于推广这样的机车文化,复古机车,但是中国大多的也没有什么文化,大帽店的那些有钱的炫富的人比较多,买最贵的哈雷,改那些最难看最贵的配件。”

马凯:“他们可能对摩托车根本不是那么了解,不像我们就?#20405;?#21069;没钱的时候会特别去钻研这个车是怎么回事,一点一点去了解,现在中国大部分的车主可能都比较有钱啊什么的,不去了解这些文化,我只买最贵的,只买最新款的,最好的,贴一堆跟别人一样的改装件出来基本?#38469;?#19968;样的效果,没有什么个性,但是中国还是有一些年轻人在坚持自己的想法,改装什么的,但是这种还是比较少,可能中国还没到那一步吧,也是希望慢慢能好起来。”

胡松:“我觉得中国的文化,包括新的的亚文化?#38469;?#22312;起步阶段,包括摇滚乐,还有很多文化都刚起步,还是希望不管是摇滚乐还是机车,都能?#40644;?#19968;点点的带头作用,引领作用,至少让年轻人看到有更多的选择,这样会好一点,别玩的太俗太土了。”

 

8、纹身艺术在国内的现象你们认为如何?

胡松:“纹身这块我还是比较有发言权的,我96年就开始纹身,98年就开始正式做纹身了,现代纹身也是这样一路走过来了,从大家?#26159;?#32441;身师没有纹身师到现在满地?#38469;?#32441;身店,我反正都经历过了,现在纹身?#38469;?#19978;已经解决了,主要就是想法上面,像国外的纹身师都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风格,自己的创意,国内可能更多的是为了挣钱吧,因为国内学美术的太多了,也找不到好的出路,大家一看纹身能赚钱,都扎到这里面来了,所以可能会筛选吧,中国最后肯定能出很多牛逼的纹身师吧。”

 

9、黄涛新单曲《?#33267;簟返?#21019;作背景、过程及想传递的情?#39749;?#20309;?

 


黄涛:“也没什?#21050;?#29305;殊的背景,我平时也在玩别的风格,除了金属乐以外,做了这样一个曲子,然后感觉需要一点人声,就慢慢完善这首歌,最后出来了以后我觉得可以了,就在这个时候发掉了,没有什么特别的。

封面设计是一个猫头鹰,在西方猫头鹰也有它自己的寓意,我觉得它可以带领灵魂去穿越生命中一切黑暗,寓意非常好,所以我就想用猫头鹰当这个封面,也是找了我的好朋友周晨帮我做的设计。”

10、对于现在民谣和后摇兴起的新趋势怎么?#21019;?

胡松:“民谣后摇不一样的风格,不知道为什么能同?#34987;穡?#21518;摇我也听,挺情绪化的吧,中国人压抑的可能比较多,?#19981;?#25226;自己带到?#20405;?#21387;抑的空间,或者装逼跟风的成分也有吧,这我就不太了解了。民谣可能歌?#24335;?#36817;生活,年轻人在里面找到共鸣,简单上口,传播率高。摇滚可能比较复杂,?#38469;?#24615;强,小众一点吧,存在即合理。民谣可能适合现在这个社会的阶段。”

韩天:“民谣其实一直都挺火,老狼、高晓松一直很火。但是为什么民谣能根深蒂固在中国,我觉得?#25176;?#27468;的人作词有关吧,有的人写的很好,也不是说特别排斥。”

胡松:“来个民谣音乐节,就像电子也有电子音乐节,流行音乐节,各有各的受众,独立起来可能好一点儿。”

近几年的国内金属氛围有没有变好的趋势?

马凯:“这两年应?#27809;?#34892;吧,比之前强,听众水?#20960;?#20102;,?#19981;?#22303;摇的还是多,还是乐队改变歌迷。你做好的音乐,乐迷的素质?#19981;?#24930;慢地提高,?#19981;?#37027;些的还是没听到更好的音乐。”

胡松:“现在歌迷挺牛逼的,年轻敏感聪明,在不同的渠道听到想听的音乐,每个出色的乐队都会得到认可的。”

 

11、胡松之前电台采访的时候聊过水煮肉,私下会?#19981;?#20570;饭之类的么?

黄涛:“他做饭特别好。”

胡松:“做饭,我觉得你得有这个经历,你得吃过这么多好东西,你知道什么东西在什么时候散发什?#27425;?#36947;,哪几个东西在?#40644;?#23427;会是什?#27425;?#36947;,这其实就是一个积累,跟什么天分…可能也有点关系吧,反正我觉得多去尝试一些根源的美?#24120;?#19981;要去排斥它,去感受它,理解它,完了以后你再去做出决定,很多人对饮食有排斥,它吃的就是一个回忆,一个曾经的熟悉,说实话按一个标准来说,这个东西肯定有好吃和不好吃的,不是?#30340;?#30340;回忆就是好吃,美食家就需要去?#22303;?#36825;些东西的,比如说我吃涮羊肉从来不放辣椒油,我吃什么东西就是?#36816;旧?#30340;味道。”

 

12.球球和韩天升级奶爸有什么体验?

球球:“对,我跟韩天?#38469;牽?#25105;们俩前后?#29275;?#24046;一个月(马凯?#25022;?#20102;娃娃亲)没有,我并没有同意这个事,(胡松:男方不同意是吧)就是可能跟之前比,多了责任感吧,对家的责任感,出来工作会想孩子,对?#20381;?#30340;思念会更多一点,因为我之前独自生活了很多年,也是角色转变的比较快,(胡松:此时这个背景音乐不太合适哈哈)韩天应该比我更思念一点,因为他离的远一点”

韩天:“太远了,在国外呢。”

马凯:“是不是想?#40644;?#26469;有孩儿了。”

韩天:“确实有孩子不一样了,责任?#24615;?#26469;越多。”

球球:“对对对,反正他也不管,他就光想,韩天的女儿在新西兰出生的,(马凯?#21512;?#30340;时候就邮过来)对,韩代言人,还可以,我俩经常会私下里交流经验。”

有没有特别?#36710;?#26102;候?

球球:“有,我有,我其实脾气不太那什么,平时没事,我就是在家待的时间长了,可能会…我的耐心没?#24515;?#20040;好…?#27604;?#20063;不会说太过…他一哭闹你可能就会着急...(韩天:都一样),对,我相信很多新升级做?#25913;?#30340;都会有这种,但是还行,自己调节呗。”

 

13.关于健身,球球马凯有没有什么粉丝福利建议给大?#36965;?

球球:“我是入?#20598;叮?#39532;凯)是初学级,他?#20405;?#21069;减脂减的太过了,然后现在在拼命的增加,我是一直在减脂,还是以减肥为主。”

胡松:“现在你脂肪多少啊?”

韩天:“永远都没瘦下来。”

球球:“去年瘦了二十斤(马凯?#33322;?#24180;又吃回来了)停了一阵又反弹回来了,现在追回来10斤了。”

马凯:“就是多吃多练,我现在就是没有任何避讳,就是胡吃海塞阶段,等我避讳了可能还得再过个两年吧。”

球球:“每个人不一样,得根据个人的?#21050;!?

韩天:“就这样的,基本就得告别油炸什么的了。”

马凯:“中午刚?#24033;?#27748;什么的和了个?#36861;埂!?

 

14.聊聊6.3同根生演出吧


 

胡松:“我们11年的时候在愚公办了一个“同根生”的演出,这次是第二届吧,6.3在北新桥的乐空间,也邀请了当时?#40644;?#24405;制“同根生”合集的一些乐队,有锯、肆伍、颠覆M,有夜叉,然后?#40644;?#26469;做这个第二届的“同根生?#20445;?#25105;希望可以做成一个室内的音乐节,以后如果真的能走出室内,走向户外的话,也是我们最终的梦想,就像刚才之前聊的一样,能看到真正?#30475;?#30340;金属音乐节,就希望来的?#38469;竅不?#37329;属音乐的年轻人,大?#20381;?#20102;就是为了这个,希望大家有时间6.3到乐空间支持“同根生?#20445;?#25903;持夜叉,支持当晚参加的所有乐队,希望有更多的重型乐队加入中间为中国金属做一些绵薄的贡献。”

 

15、最近听什么?

黄涛:“听老歌,吹泡、金属,更根源的东西”

韩天:“电台挺多很好,风格一找都来了。听到?#19981;?#30340;歌就点个心,保持好的听音乐?#21050;?#25506;讨新的音乐,现在大家一股劲做重的事儿还是挺高兴的。乐队整体往上走。”

球球:“没刻意去?#36965;际撬嬉?#21548;,金属多,新专辑这么重。找更好的感觉。”

(胡松?#33322;?#24180;新专辑的特点就是没有一首柔歌,可能算是一种回归吧,非常适合躁民们。)

马凯:“ old school听的比较多(胡松:他是我们乐队最年轻的old school)。”

胡松:“有新的就会听一下,做音乐的职业病就是爱分析,一听觉?#27809;?#34892;就多听会儿,不行就算了。”

 

采访&文?#21898;?#21152;二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