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凤岭时代金曲《北京1986》:张晓舟执导MV,崔健张蔷老狼沈黎晖助阵
2017.07.11

周凤岭的《北京1986》一出来,就让人有些惊讶:这歌名看似平淡,但够大胆,因为“北京1986”是很不容易把握的一个题目:个人成长与时代进程,情感与理性,在这里交融。

 


继《光怪陆离的城市》与《大西俱乐部》、《?#33322;?#33457;月夜》三支味道迥异的作品之后,今日周凤岭又发布了即将发行的新专辑的同名曲《北京1986?#36820;?#21333;曲与MV,与此同时,该专辑的实体唱片?#24067;?#23558;出炉,而7月15日下午的UCCA尤伦斯沙龙与7月22日Modernsky Lab的新专辑首发专场,将进一步展开从北京1986到北京2017的摇滚乐时代精神之旅。

 


《北京1986》唱片由摩登天空旗下BADHEAD厂牌推出,作为厂牌主理人,张晓舟也导演了这首主打歌的MV,他认为:“这首歌并不能代表周凤岭音乐的风格,他的新专辑风格非常多元,而这首流行民谣反而显得很特别。”吸引他拍这个MV的,是歌中的八十年代情结,被如此平静地表达出来。


 


《北京1986》由周凤岭与夏冬对唱。夏冬是“漂亮亲戚”乐?#21448;?#21809;,曾与周凤岭的“周先生”乐队同期在摩登天空BADHEAD出过专辑。整个歌曲笼罩着一股恬淡的氛围,在箱琴的清朗与口风琴的低咽中,夏冬淡远的唱法与周凤岭招牌的假声腔调相应和,冷感而唯美。

 

作为“新时期”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是一个有着强烈断裂感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衔接先前历?#36820;?#26102;代,一方面,逐渐?#20284;?#30340;改革叙事切断了旧有的革命叙事,中国社会进入从革命时代向后革命时代的转?#25512;冢?#32780;在文化上,则衔接起五四运动启蒙精神的衣钵,把时代推向了一个“新启蒙”的历史时期——1985 年,中国大陆的“文化热”拉开序幕,新思潮接连涌现,造就了自“五四”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文化?#27492;?#36816;动,“打开国门,走向世界?#32972;?#20026;时代叙事的最强音。


 


而1986年这一年,也正是“文化热”风头正健之际,崔健登陆工体,首唱《一无所有》宣告了摇滚乐在中国正式诞生,在此前后,霹雳舞迪斯科、港台流行音乐、西方流行音乐,也一举涌入国内,为当时的年轻人打开了一片新天地。周凤岭也正是在这时广?#33322;?#35302;到西方流行文化,随后在90年代开启了自己的摇滚生?#27169;?#21152;入面孔乐队,创建红桃五乐队,?#29992;?#31398;唯的乐队......

 


MV《北京1986?#36820;幕?#38754;中,并没有以回放式的切面来呈现,它的主体是奔跑的年轻人与青?#20309;?#32773;,在缓慢的动感中,?#22836;?#30528;关于北京1986的诸多城市记忆。“马拉松”、“大剧院”,是这些记忆中的个人性与公共性兼具的意象:创办于1980年的一年一度北京国际马拉松赛,在八十年代是北京一大盛事,万众沿街围观,那是北京青少年的成长记忆;大剧院指的是中国剧?#28023;?#26159;八十年代北京十大新建筑之一,属于总政歌舞团,当时那里有最先进的录音棚,演出场地,以及新潮迪斯科舞会,坐落于在万寿寺和北外附近,而周凤岭的家就在中国剧院背后;“父亲荣誉的奖章”则是周凤岭刻骨铭心的个人记忆,他的父亲是一位老干部,在1995年父亲去世后,周凤岭整理他的遗物时才发现了很多从未见过的奖章。在那个裂变的时代,两代人各有各的生活,各有各的?#38750;?#21644;忙碌,两代人互相都不了解对?#20581;?

 


《北京1986?#36820;腗V?#20302;?#21462;址之一是北京恭王府具有一个半世纪历?#36820;?#21476;戏台,在MV中,它变成了一个充满活力的现代舞厅,时空被彻底转换,古今穿越,画面中核心的舞姿,不仅仅是美好的肢体展示,更是一次身体的解放,被贬抑被束缚的身体,焕发了性感活力,身体潜能的解放,同时也是迪斯科、摇滚乐这些作为西方舶来?#36820;?#20843;十年代文化符号,在那时候最为重要的文化价值与社会价值,‘’北京1986”在数千年古老文明历史中石破天惊的身体解放?#25512;?#33945;意义由此凸显。MV中的舞者兼演员,是二高与他的同伴,二高(何其沃)是一位来自广州的优秀现代舞者,他和几位同伴合作,对八十年代迪斯科文化做了调研和整理,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再创作,MV选择了他们作为演员,充分发挥了他们令人惊艳目眩的舞技。

 

 在MV的末尾,崔健、张蔷、老狼、沈黎晖?#36861;?#20986;镜,这四位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讲述了自己对于“北京1986”的回忆和认知。崔健和张蔷,分别是“北京1986”的两大偶像,一个是中国摇滚从无到有的开创者,另一个是曾经在1986年登上时代周刊的流行天后和如今被重新命名的迪斯科女王。而沈黎晖和老狼则在九十年代,分别参与开创了自己的摇滚和民谣时代,其中,沈黎晖的清醒乐队与周凤岭的红桃五乐队?#38469;?#20110;当年北京相对另类的摇滚乐队。

 

单曲《北京1986》是一张摇滚乐专辑中的“另类”民谣,歌中所唱的“清新男女”的“荷尔蒙悸动”,表现了那个时代年轻人的气质,但?#37096;?#20197;与任何年代的年轻人灵犀相通。“北京1986”这个铭刻着年代与地理的坐标如今重返历史现场,并非单只是怀旧,它也?#20405;?#26032;发现历?#36820;?#22865;机,回望那个凝固的永恒的青春时刻,生成一个重新出发的起点。

 


在7月22日,《北京1986》首发专场音乐会将在北京MODERNSKY LAB举办,音乐会演出结束之后,在MODERNSKY LAB还有一场神秘的AFTER PARTY ——“北京1986黑灯舞会”。在现场,我们将一睹内地摇滚先行者周凤岭的风采,除了新专辑《北京1986》中的作品之外,他先前的数张专辑中的代表作也将在现场演绎。

 

另外,借周凤岭专辑引发的议题,在7月15号的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报告厅将举办一场名为《时代先声:北京1986?#36820;?#30427;大讲座,届时,欧洋、邓讴歌、臧鸿飞这几位周凤岭的发小兼音乐?#25509;眩?#20197;及用?#20302;?#35265;证了中国摇滚整整一个时代的著名摄影师高源,将?#40644;?#35762;述北京摇滚秘史,探讨时代风云变化甘苦得失;艺术?#25671;?#31574;展人秦思源(他也?#34103;?#21313;年代另类乐队?#25226;?#20301;?#32972;?#21592;)、尤伦斯副馆长尤洋,以及张晓舟,也将从社会文化与当代文艺思潮角度解析“北京1986”。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