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中国乐坛下半年开篇巨制出炉 谢天笑新专辑《那不是我》正式发行
2017.07.21

上月底,谢天笑发布了单曲《最古老的舞蹈》,尽管与上张专辑《幻觉》已时隔四年之久,但新老歌迷依然能从这一作品中,找到熟悉的感觉——那股在精致的旋律与狂暴能量之间快意游走音乐本色,人生里的那些似真非真的幻境在这一本色里逼真地展现。在《最古老的舞蹈》预热之后,如今,收录了十首新作的谢天笑专辑《那不是我》正式上线发行,精湛的制作与宏大的主题,让这一专辑成为作为中国摇滚乐坛今年下半年的开篇巨制。

 


从风格上来说,《那不是我》仍然是一张摇滚乐唱片它不仅延用了谢天笑标志性的民族乐器——古筝,保留着他全新而又独特的“中式摇滚“的本色。但最具有开拓性的是,在专辑录制中,谢天笑首次携手欧洲的交响乐团合作。当然,这一名为EDODEA的交响乐团也非泛泛之辈,它是英国著名摇滚乐队Muse的御用交响乐团,在世界上有着极高的声誉,并且擅长在传?#36710;?#20132;响乐领域之外,开拓新的领域,这一次,EDODEA乐团与谢天笑及乐队的合作,也成为他们与中国音乐家的首次合作。英雄见英雄,惺惺相惜,音乐品?#39318;?#28982;不在话下。而这张唱片的制作人是国?#24335;?#29260;制作人Marco Trentacoste,这位曾为著名乐队“时空飞鹰”制作音乐电影的英国大咖,刚一接触谢天笑后就惊叹于中国摇滚的魅力。作为谢天笑首次邀请海外的制作人参与制作的专辑,Marco在《那不是我?#36820;南?#33410;上反复雕琢,凭着对中国摇滚乐的痴迷与一直以来心中保有的那份神秘感,Marco将手上的功夫发挥到了极致。而值得一提的还?#27427;?#25645;?#23548;?#30424;手张彧,它包揽了所有弦乐的总谱,并在歌曲取舍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经张彧的妙手,摇滚乐与交响乐在专辑中成功地无缝衔接。除了庞大的制作团队,专辑《那不是我》也在制作?#24067;?#19978;精益求精,为了满足谢天笑在专辑制作层面上的严苛要求,《那不是我?#36820;?#21046;作团队,几乎走遍了欧美所有顶级的音乐工作?#25671;4用?#20848;、佛罗伦萨到都林、威尼?#36141;?#27931;杉矶,一?#39134;系木?#38613;细琢,让这专辑在制作层面,呈现出无与伦比的匠心。

 

与先前发布的单曲《最古老的舞蹈?#36820;?#25972;体色调相一致,《那不是我》依旧是属于谢天笑身上那标志性的黑色基调,但是这一黑色的深底,却暗藏着内力,含蓄浑厚。在看似浓密有秩的黑色团块下,?#36744;?#30528;五颜六色的斑斓。

 

开篇的《七彩的皮肤》是专辑中的一首随性之作。它最初是谢天笑在排练途中偶然写就歌词,在和OK King(谢天笑乐?#29992;?#31216;)拿着乐器即兴玩耍中产生歌曲雏形,并最?#25214;?#22806;地一气呵成。在这首制作过程中,首次演绎时的错误拍子和位置,被一并保留了下来,还原了真实的状态,这一“不完美?#36744;?#38750;缺憾,它反而以真实的状态呈现出了另一种“完美”。

 

《蚂蚁》是一首以小见大的的作品,谢天笑看到一只蚂蚁伏在糖果?#19979;?#24930;死去,从这一渺小生命的身上,他便联想起怎样的诱惑可以让人一往无前地?#20960;?#27515;亡。“在甜蜜?#21335;?#38449;中奄奄一息”这样的沉重赤裸的主题,反而通过了一种全新的个缺编配方式来呈现,抒情味道的扫弦之后,大段的吉他solo和弦乐紧凑激昂碰撞,弦乐?#21335;?#21095;化演绎与吉他行云流水的演奏交织在一起,颇有一种进行曲的感觉,把主题的沉重,用反差式叙事手段来展现,不落俗套,却值得反复咀嚼个中味道。

 

说到作品中的实验性与大胆的挑战性,那么《岸上有人》这首新鲜的作品,从歌词到音乐,都带着全新的实验性,它源于谢天笑之前听过的一个故事,是他为数不多的直接从现实取材的作品,字字珠玑,而全歌中的古筝,引领着多变?#37027;?#24335;,一扬一抑之间,散发着一种诡异地味道。而《肉》则在音域上带着极强的挑战性,它是谢天笑初尝目前低音极限的作品,全曲只有高?#27604;?#27809;有谢天笑惯用的高音,?#25797;?#30340;编配下,让这首作品极尽情感氛围?#31209;?#20043;能事。

 

专辑的同名曲《那不是我》则是一首点题之作,全歌?#19978;?#20048;开启,高亢的歌唱中,诉说着一个迷失的故事“我在盗取灵魂之歌的?#39134;?#20986;卖了自己?#20445;?#28982;而,在这一迷失的心路中,“我”心里却驻扎着另一个“我?#20445;?#20182;在反复抗辩“那不是我!我?#29992;?#26377;丢失自我”“那不是我!我?#29992;?#26377;在水中生活?#20445;?#36825;一双声部的叙事,构成了作为个体的“我”的真实的内心世界,一个被日常规则所控制的“我?#20445;?#19982;那个不甘在现状中沉沦、随波逐流的我,两个我的声音在激?#33402;?#35770;,而弦乐的?#22363;攏?#21017;把这种激?#34433;?#21069;推进,呈现出了赤裸的真实,也许,这也成为理解专辑《那不是我?#36820;?#19968;把重要钥?#20303;?

 

在《那不是我》整张唱片中,谢天笑投入精力最多的,是歌词部分,他从未怀疑过自己和OK King的音乐能力,多年的默契也让他与乐队之间无需用更多的言语来沟通交流。与拿起琴就能玩得心应手的作曲相比较,歌词部?#31209;?#23454;让谢天笑下了一番功夫。然而,正是在歌词上雕琢与反复打磨,让专辑《那不是我》在歌词意向上完美呈现出整张专辑那黑色的基调,深沉而具有强大的思辨力。

 

作为蛰伏四年后的一张沉淀之作,《那不是我》展示出谢天笑在音乐上高超的修?#28508;?#36798;与基于对现实深刻洞察之上的主题书写,一如专辑名所涵盖的,整张专辑之中,通过?#23472;?#25105;的拷问,来展示出一种否定性的力量,这种力量仿佛一支长矛般刺向我们身上的创口,然而,只有?#22363;?#21019;口的矛,才能将创口治愈,《那不是我》通过这一否定性的力量,治愈着我们身上的创口,同时也催生着在时代中成长的全新自我。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