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人2018年巡演收官 上海站与顶马再续前缘
2018.09.27

五条人2018“阿珍爱上了阿强全国巡演于上周日在宁波顺利收官。8月28日至923日,五条人的步履踏至十七座城市,几乎走到哪哪就下雨和修路。所幸除?#35828;?#19968;站因不可抗力取消之外,其余站次都很顺利。乐队四人与巡演经理蛋蛋奔波在路上,正好成为了五条人”。



五条人是一个闲不住的乐队,自2015年来,他们每年都走在巡演的路上,也很享受巡演的过程。巡演至倒数第三站时,乐队成员们感叹巡演好像才刚刚开始,大家刚进入最好的演出状态,?#27426;?#36825;趟旅程却已来到了尾声。


巡演倒数第三站的上海站(921日),发生了一个意外?#24405;?#20116;条人于演出当天碰见了他们的好朋友、顶楼的马戏团曾经的主唱陆晨。正好五条人改编了他们新专辑中的歌要献给曾经的上海方言乐队顶马,于是一曲《上海的街头》过后,他们邀请陆晨与他们同唱?#24605;?#39318;歌曲,其中不仅有他们曾多次合作过的《一些风景》,还有转为了个人民谣的陆晨?#32422;?#30340;歌。



提到五条人与顶楼的马戏团,一定要?#27493;?#20182;们的故事,而这一切,要从8年前的一场音乐节开始说起。


2010年10月,云南丽江,雪山音乐节的演出结束之后,顶马在?#26500;?#37324;遇到了五条人,顶马贝?#25925;?#26757;二认出浑身湿透的仁科和阿茂,是方才顶马在舞台上唱《蒂?#23383;?#35775;零陵路93号》那张专辑中的歌时在台下pogo的那两个人。顶马演出的时候正下着大雨,观众所站之处已成泥地,在雨中pogo的仁科和阿茂,与?#21592;?#25745;?#27966;?#19968;动?#27426;?#30340;观众人群形?#19978;?#26126;的对比,因此给梅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早在此次音乐节之前,回溯到仁科十八九岁左右的时期,仁科就听过顶楼的马戏团的第二张专辑《最低级的小市民趣?#19969;貳?#20161;科说,这张唱片当时从封面设计到音乐、歌词都让他震惊,上海居然这么酷出了一个如此变态的马戏团,以后一定要去会会他?#24688;?span>


而此次音乐节的不期而遇,实?#33267;?#20161;科的预想。仁科说:饭桌上和舞台上他们还是很不一样的,他们很nice,但陆晨喝了酒之后慢慢会变回原型,一个马戏团的小丑又出现在我们面前……”跟五条人在小?#26500;?#32842;毕,梅二向他们买了一张《县城?#24688;?#19987;辑。上海话乐队顶楼的马戏团因此跟海丰话乐队五条人结缘,并开?#21058;?#20182;们传奇的基友孽缘



2011年开始,顶楼的马戏团和五条人?#27426;?#20316;为嘉宾出现在对方巡演的舞台上,五条人去上海巡演,顶马做五条人的嘉宾,顶马去广州巡演,五条人做顶马的嘉宾。并?#19968;?#19968;起合作翻唱各?#32536;?#27468;曲。很多人把这两支乐队相提并论,是因为方言,但是更重要的是,顶马和五条人写歌的题材和方式非常相似,而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是好玩乃至搞笑的人。


2013年1月,顶马和五条人于北京MOMA后山音乐艺术节合作了五条人的《一些风景》,顶马用上海话翻唱了其中一段。同年秋季,丽江束河Coart亚洲青年艺术节设立了方言舞台,五条人和顶马主唱陆晨临时起意再次演绎《一些风景》。陆晨情到酣处,用啤酒?#30475;?#36215;了鼓,以至于当晚他们在沙龙上第二次合作这首歌之前,工作人员将?#37027;?#28982;收走。


2015年?#33322;冢?#26757;二第二次来到海丰,早在2012年,他就来过一次,那时候他是想亲眼见见《县城?#24688;?#20013;所唱的海丰。梅二说,去了海丰再听五条人,会发现他们?#32422;?#20065;没有乡愁,也没有赞美,而完全是自嘲。同样的,张晓舟评价顶马是从疲乏的放任发展为肆无忌惮地、对于上海小男人的自嘲。这是两个乐队用方言歌唱背后的一个相似之处。第二次来到海丰的梅二,是为五条人拍摄《像将军那样喝酒?#36820;?span>MV,并且作为嘉宾,参加了五条人的回到海丰?#33322;?#28436;唱会,梅二上台翻唱了《十年水流东十年水流西》,用海丰话翻唱!后来梅二在南京的五条人音乐会再度上台翻唱《十年水流东,十年水流西》,五条人评价梅二在这首歌里达到海丰话?#24605;?#27700;平



五条人的专辑《一些风景》(2012)和《广东姑娘》(2015)这两张唱片的录制都是在上海,而录音棚正是陆晨和梅二牵的线。除此之外,陆晨和梅二在这两张唱片中均友情献唱了和声部分,尤其是经典的《广东姑娘》,那一句高音男声亲爱的广东姑娘我爱你正是陆晨唱的。


一个来自广东海丰嘈杂的街道,另一个则发源于上海弄堂,作为曾经的两大方言乐队,顶楼的马戏团与五条人实?#34892;?#22810;相异之处。阿茂这样评价顶马:顶马是一支非常玩得开的乐队,风格多变,一会儿朋克躁死你,一会儿小清新甜腻死你。他们的现场也非常好看,骚?#19968;?#35806;戏?#30465;?span>”顶马五张专辑,张张风格迥异,声音实验、民谣、朋克、后摇、小清新,一如他们的名字顶楼的马戏团那样,他?#24378;?#20197;给你表演冰上探戈,?#37096;?#20197;钻火圈入狮口走钢索。风格已经无法界定顶楼的马戏团,他们从诗人毛豆时期的文艺风开始,在?#32536;?#30340;舞台上大喊永远年轻永远倔强,接着摇身变为朋克去唾弃踩踏这种文艺,身为朋克又用朋克去恶搞朋克,随后身为小清新又用重口味去撕碎小清新。


相比之下,五条人似乎没有这么。仁科形容顶马戏?#30465;?#21892;变、疯癫,说五条人从他们身上学到不少坏东西,但是仁科说这些坏东西让他们很是受用



陆晨退出顶马后,梅二与其他成员成立了反狗乐队。如今,陆晨已转向了个人民谣,仁科形容陆晨为马戏团里的小丑,他在乐队解散后,来了一个低调的转身,从马戏团的小丑蜕变成了一个拎着木吉他架起口琴唱民谣的Bob 陆晨。陆晨仍会以个人的身份作为嘉宾为五条人的专场助阵,?#27426;?#36317;离五条人与他的上一次合作,已有近两年的时间。此次藉2018“阿珍爱上了阿强全国巡演的契机,五条人再次来到上海演出。陆晨与五条人意外再度合体,令现场惊喜?#27426;稀?#25484;声连连。


此次巡演的惊喜,除了上海站五条人与顶马意外再续前缘之外,五条人还于巡演现场呈?#33267;?#35768;多视觉元素,另外,他们在各站的现场唱了2018年全新专辑中?#24418;?#21457;布的若干首新歌。这张新专辑,将于年底正式与大家见面。2018年五条人的巡演旅程已全部结束,而新专辑的发行则会拉开五条人2019年巡演的序幕,错过了今年巡演的乐迷朋友?#24378;?#20197;持续关注。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