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裤子工体演唱会完美落幕,点燃绚烂“新浪潮”之夜
2019.03.25

3月23日晚,新裤子工体演唱会在夜幕下的北京圆满结束。这两个小时的时间,浓缩了新裤子乐队自成立以来全方位、多体系的面貌,他们用倾力打造的舞美、精心准备?#24149;?#33410;、动情的自白,以及新裤子各个时期的音乐,将新裤子此刻最原原本本的模样,镌刻在了这个闪耀的夜晚。






“每次紧张的说不出话的时候

每次暗恋的人又忽略你的时候

每?#38395;帕返?#33410;目被取消的时候

每次风雨在庆祝开始的时候

每次分离在恋爱来临的时候

每次浪潮又将我们卷起的时候”


演唱会的视觉体系承袭了新裤子乐队一贯以来的审美标准。彭磊的漫画家身份和导演身份,以及庞宽的设计师身份,都在现场舞台导演的加持下?#29615;?#22823;呈现。演出刚开始,舞台后28m×12m的幕布之上,四位成员的动漫形象以多?#20013;?#24335;和动态呈现出来,它们是彭磊为此次工体演唱会而绘制的彭磊眼中的新裤子成员们。


当演唱会进入到新裤子迪斯科时期之时,大幕落下,工体馆的演出空间无限延展,而新裤子做了一件从?#20174;?#20154;在工体做过的事:工体封闭的那半边的3500张椅子上,粘贴了7000块特殊反光材料,灯光从这半边投射过去,形成了舞台背景,半个工体由此而变成了一个大屏,不仅延展了视觉空间,也创造了更多想象。《你还记得那个电影演员吗》唱毕,迪斯科女皇张蔷作为此次演唱会的嘉宾以她经典的爆炸头造型?#20142;?#30331;场,演唱了新裤子与她合作的《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手扶拖拉机斯基》和《Bye Bye Disco》三首曲目,演唱时的张蔷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她的声线也带人回到了那个黄金时代。在她演唱之时,舞台与观众正中央处,一颗Disco球缓缓落下,全场?#26408;?#20809;灯都转向了它,瞬间将场馆变为了一个异次空间。



当Disco球落下,揽去了所有聚光灯的光芒,光在Disco球的反射之下炸裂开来,扩散成亿万道光柱,洒向整个工体。现场观众的头顶出现了星空,无数星光也落在他们的身上,此时的工体,仿佛带人进入了Disco球中的世界,每位观众都成为?#26494;?#32768;光芒的一个镜片,不仅照亮了整个体育馆,也照亮了整个世界。工体因此而仿若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成为了一个独立的空间、宇宙中的一颗孤星。实在是难以想象的美了。

工体演唱会的舞美由DING DONG STUDIO联合新裤子打造而成,这并非是导演及视觉艺术家丁东与新裤子的第一次合作,早在2011年,新裤子北展剧场“我们的时代”专场的舞美,就由丁东导演设计而成,他对新裤子的熟悉和对摇滚乐的情怀为舞美设计加成,将这个夜晚打造得瑰丽而美妙。


“何以解忧,音乐,电影,戏剧,绘画都只为我们编织了一个梦。我们一直努力为自?#33322;?#24551;。更多?#24149;?#26159;失望。我觉得潮流就是你不跟随他,他就过去了,但你要跟着他,你就是?#24403;啤!?

新裤子很简单,他们总在说实话,演唱会过程中,彭磊有数次对与自身和对时代的调侃。新裤子又很复杂,从一开始玩朋克,到后来玩新浪潮、迪斯科,再到如今的“黑暗时期”,他们极具丰富性的音乐,令演唱会的曲目包罗万象,涉及多种风格。也正是因为新裤子音乐的丰富性,让96年成立的他们,不仅能够在现场看到从最初就开始?#19981;?#26032;裤子的人,?#26448;?#30475;到在96年才出生的人。





在演唱会上,新裤子演了他们的第一首歌——《I'm OK》,90年代的新裤子是从朋克开始玩起的,那时的朋克还是很新潮的东西,自卑的他们,幻想着玩乐队就能有个女朋友,你可以在很多新裤子的歌中看到“女朋友”这三个字,实在是朴实至极的梦想。但后来,不知是否是摇滚乐给他们带来了女朋友,但可以确定的是,庞宽说:“摇滚乐确实拯救了我们。”摇滚乐让他们感到自己变得很吸引人,?#25302;瘛?#27874;西米亚狂想曲》里的Freddie Mercury所说的,当他看到那么多人在认真听他唱歌的时候,他就成了他一直想成为的那个人。





庞宽在唱《艾瑞巴迪》时,换上了Freddie在Live Aid上穿的同款背心并粘上了胡子。赵梦是彭磊口中的“中国最美?#27492;?#25163;”,她在演唱会上唱了《After Party》。Hayato是?#30333;?#24069;的鼓手”,他的“武学功?#20303;?#20063;无人能及。演出?#21271;?#24471;光芒万丈的,是他们每一个人,集潮、美、帅于一身的新裤子,因此而能够被年轻的灵魂所包围。





“好多次觉得这个时代结束了,可是?#19968;够?#30528;,还在工作,如果还有人?#19981;?#25105;们的作品,那我们就是一?#34987;?#30528;。?#25302;?#27491;在观看这场演唱会的你,可能已经迫不及待开始快进了,也不知道你想看到什么,反正看过了就行了。谢谢你们来到了这里,陪伴我们度过了这难忘的时光。这是我们过去二十年的人生。”


演唱会中一直穿插着的彭磊和庞宽的自白,不仅是对过去的总结,也是对现在的自省,?#25302;瘛?#26368;后的乐队》所唱的那样。虽说不知这个时代是否已经结束了,但只要你们还存在着,新裤子就在。无论是《没?#27427;?#24819;的人不伤心》时的大合唱,还是《最后的乐队》时全场亮起的手机灯光,你们照亮了这整个晚上,令这个夜晚变得火?#21462;?

此次工体也是《最后的乐队?#36820;?#39318;演,但是这不是最后的一首歌曲。返场之后的《生命因你而火?#21462;?#21644;《我们的时代》,都是对在场的乐迷们最为深情的告白,它们告诉你,新裤子不会离去。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