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有一个坏脑袋
2019.04.24

BADHEAD首次登陆草莓

(4月26日-28日,上海)

Vision by MVM design label _


BADHEAD是摩登天空旗?#24405;?#20855;前瞻性和创新力的唱片子厂牌,由沈黎晖创办于1999年4月。BADHEAD的前十年曾出版过舌头、No、苍蝇、木马、诱导社、P.K.14、声音碎片、陈底里、周先生、废墟、Joyside、腰、重塑雕像的权利、后海大鲨鱼……出版过胡吗个、小河、万晓利、周云蓬……BADHEAD因超前而惠及下一个时代。2008年BADHEAD暂停。2014年由张晓舟主理,重启了BADHEAD,又接连出版了二十多张唱片,不再局限于摇滚乐和民谣,扩大了音乐类型和视野。值BADHEAD二十周年之际,特别在上海超级草莓设立BADHEAD舞台,近几年在BADHEAD出版唱片的新老音乐家啸聚于此。在中国的户外音乐节,我们很少有机会能看到如此具有音乐冲击力和艺术突破性的一个舞台。


他们是怎样被坏脑带坏的


2000年,北京五道口开心乐园,舌头乐队演出。?#26053;?#26377;一?#29615;?#29378;pogo的乐迷,他叫张玮玮。当时他只是一名普通乐迷。来源:香港《明报周刊》


音乐史就是这样薪火相传的——当年你的演出观众可能很少,但每个人看了你的演出后都从此踏上了音乐的不归路,乐迷揭竿而起走上舞台,成为音乐人。恶之花花谢花开,坏脑袋前仆后继。比如,在琴?#26032;?#29748;打工的白银青年张玮玮,当年买?#27604;?#30475;了BADHEAD的首发演出——舌头,NO,木马——没想到过后不久,他就认识了祖咒,加入了他的乐队。而山东淄博颜神县的摇滚青年李伟在迷茫的北漂生涯中听到了BADHEAD,没想到一年多之后,他和马玉龙等人组的声音碎片乐队(当时?#23567;?#22768;音的碎片?#20445;?#20063;在BADHEAD推出?#32422;?#30340;唱片。

至于五条人,红领巾,发光曲线,梅卡德尔......他们差不多都是在初中刚开?#32487;?#25671;滚乐的时候,接受了BADHEAD带来的另类启蒙。令人恍如隔世的是,上个世纪末本世纪初,BADHEAD的磁带(包括盗版)竟然能够遍布大江南北,那是每个小县城都有音像店的时代。


张玮玮

(民谣歌手,2000年以来曾先后加入过NO、IZ、野孩子、美好药店等乐队)


2000年1月29日,BADHEAD发行了木马,舌头,NO三支乐队的专辑,首发是在北京长安大戏院。那是我第一次知道BADHEAD这个厂牌,当晚我是观众,在台下看演出。那年代大部分的演出都是在破酒吧里,而长安大剧院干干净?#22351;模?#22681;上挂着各路京剧名角的海报,摇滚青年出现在里面感觉很神奇。那场演出从台上到台下的很多人,后来都成为了我的好友,但当时谁也不认识。

演出结束后我一个人从长安?#21046;?#33258;行车回郊区,随身听里放着刚买的磁带,里面当时还叫祖咒的左小祖咒在唱着:

▌“前门的玉兰花香,粉着王老五的双唇

有一只狗用忧郁的眼光,在寻找它走失的主人......” ▌

BADHEAD是中国摇滚乐的一个里程碑,从这个厂牌诞生起,地下摇滚正式浮出水面。摇滚乐唱片不再是大公司商?#30423;?#27700;线的产物,而变得更粗躁真实,更有生命力。BADHEAD是一个品味独特,审美前卫的厂牌。它选择的乐队都是别具一格,足以拓宽当时青年对摇滚乐的理解。再者BADHEAD的唱片的封面内页设计做得特别?#33579;?#20256;?#36710;?#25671;滚歌手大头照,变成了现代艺术的视觉作品。这在当时真是划时代的,令人耳目一新。


△6501 <剧终> 2018年1月发行


最?#19981;?#30340;BADHEAD唱片:木马《木马》、舌头《小鸡出壳》、NO《走失的主人》、胡吗个《人人都有个小板凳,我的不带入二十一世纪》、6501《剧终》。


李伟

(声音碎片吉他手)

摄影师?#21644;?#22303;


1999年我在北京有一次听到了BADHEAD出的苍蝇和胡吗个,我当时还没有搞乐队,正在研究乐器,苍蝇里面的吉他、?#27492;?#28436;奏,我觉得很厉害。而胡吗个的写歌和唱歌的方式跟所有人都不一样,对我?#27492;?#26159;打开了一?#35753;擰?

包括舌头、木马这些乐队,当时都深深鼓舞了我,最终我们也组了一支乐队——声音碎片,2001年声音碎片在“火狐狸?#26412;?#21543;演出,沈黎晖在?#26053;?#30475;,演完后他就找我们,后?#27425;?#20204;就签了摩登天空,也在BADHEAD开始出唱片了。算上新专辑,我们也在BADHEAD厂牌出过四张专辑,数量上是坏脑冠军了。2008年BADHEAD停掉之?#26263;?#26368;后一张专辑,就是我们的《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这次上海草莓声音碎片在爱舞台演出,但演完会到BADHEAD签售区签售)。

一次,马玉龙和尹勇(声音碎片当时的?#27492;?#25163;)跟沈黎晖说:“你也给我们上上时?#24615;又?#20160;么的(当时声音碎片已出过三张专辑,有一定的影响力了)!”沈黎晖回答:“瞧你们长成这样,还上什么?#21448;?#21834;!“BADHEAD看来跟颜值有一定关系,别像沈黎晖那么靓仔就对了。


△苍蝇<the fly 1 > 1999年4月发行

△舌头 <小鸡出壳> 1999年12月发行

△声音碎片<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 2008年9月发行


最?#19981;?#30340;BADHEAD唱片:苍蝇《The Fly 1》、木马《木马》、陈底里《我快乐死了》、胡吗个《人人都有一个小板凳,我的不带入二十一世纪》。


薛染

(发光曲线主唱/吉他/词曲)


身在几十线县城(山东乐陵),文化资源相当匮乏,讯息同样闭塞。小时候接触的音乐除?#25628;?#26657;教的?#32422;?#24456;有限的几个电视台上播放的青年歌手MTV,就剩下大街上音像店放的猛士(迪斯科)了,大城市八十年代就兴起的东西九十年代才流窜到基层。然而喜爱武打功夫片的我对这些音乐丝毫提不起兴趣。我第一次音像制?#24223;?#36153;是在县城街边磁带摊上,一盘封面已经晒?#26757;?#30333;了的成龙的盗版磁带,为的是反复听《男儿当自强》,功夫片里的种种场景便历历在目。

初中二年级对绘画?#32422;?#21644;身边不一样状态的东西充满兴趣,我去县城里唯一一家不租漫画的书店——新华书店——寻找和哲学有关的书籍时顺便视察了一下音像区,被几个格格不入的封面吸引:木马封面神秘诡异的同名专辑、NO的《庙会之旅》上血肉模糊的人?#22330;?#21518;来知道是杨少斌的画、?#32422;?#33292;?#36820;摹?#23567;鸡出壳》一个下水井盖,于是立刻回去凑钱花重金拿下(当时街上一盘磁带两块,新华书店都是正版要九块八)。

没见识的?#19968;?#21435;一听,《庙会之旅》首先把?#33402;?#24778;了,我以为我的录音机坏了,乐器乱成一团,主唱嗷嗷叫,里面还没印歌词,有一张乐?#35825;?#20960;个灯下黑衣大?#28023;?#22914;亡命团伙正在密谋一次抢劫,于是我觉得9.8花的有点冤枉,直到半年后再拿出来回味才觉?#26790;?#27604;的狠。木马的第一张专辑反复听了很多年无数遍,优美而高级的旋律、梦幻的歌词,我一?#27604;?#20026;曹操和胡湖是中国最好的?#27492;?#40723;组合。还有舌?#36820;?#25490;?#38592;?#35789;和机械的演奏方式,开启了一个少年探索新音乐的大门。这几张分别有着各自独立的美学和实验精神,前卫、先锋、独立,包括张牙舞爪的苍蝇,后来的PK14、重塑……

我印象里BADHEAD的主线就是这些,独立而?#26223;痢?#38899;乐高级,没有时?#21482;酰?#36825;些音乐你可以反复听很多年,几十年后拿出来也一样充满能量。反观目?#26263;?#20013;国,风格化严重很多都直?#35825;瞻幔?#20063;没有观点且语境根本乱套,大都是些不?#31185;?#30340;亚文化产物,毫无根基、逃避现实并谄媚至极,亦未以独立的思考力提出问题,?#38469;?#19978;和诸多生产企业一样,由一套二?#33267;?#27700;线复制而来,制造某?#20013;?#24187;现象包裹?#32422;海?#36148;上标签售卖......


△木马<muma>再版 1999年12月发行


我最?#19981;?#30340;BADHEAD唱片:木马《木马》、NO《庙会之旅》、P.K.14的《谁谁谁和谁谁谁》、重塑雕像的权利《CUT OFF!》


茂涛

(五条人乐队主唱/ 节奏吉他)

摄影师:泽健


2000年?#19968;?#22312;老家海丰读书时有一次去逛唱片店发现NO乐队的《走失的主人》和中国民乐放在一起(当时海丰的唱片店几乎卖的都是盗版),很激动买了一张,心想这老板很有品味,这么冷门的音乐也进货,印刷?#36141;?#19981;错。于是我就问老板为?#20255;?#23427;和民乐放一块,你听过吗?#20811;?#24456;自信地回答我:“这还用听,一看就是唐朝时期的音乐啦。”


△NO <走失的主人> 1999年4月发行

△李剑鸿<此刻,如同活人> 2016年12月发行


我从“坏脑袋”的不按常规出牌中受益匪?#22330;?#20116;条人已经在BADHEAD出了三张专辑。

最?#19981;?#30340;BADHEAD唱片:NO《走失的主人》、NO《庙会之旅》、舌头《小鸡出壳》、苍蝇《The Fly 1》、胡吗个《人人都有个小板凳,我的不带入二十一世纪》、小河《飞的高的鸟不落在跑不快的牛的背上》、腰乐队《我们究竟应该面对谁去歌唱》、李剑鸿《此刻,如同活人》吉田达也&马木尔《西游》、6501乐队《剧终》、红领巾《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36873;貳?


?#22763;?/strong>

(五条人乐队主唱/ 主音吉他/ 手风琴)

摄影师:泽健


我最早听到BADHEAD的唱片就是小河的《飞得高的鸟不落在跑不快的牛的背上》还有万晓利的《走过来,走过去》,?#32422;癗O乐队的《走失的主人》、陈底里的《我快乐死了》、苍蝇的《The Fly 1 》。我的一个?#23567;?#21476;巴?#26263;?#26379;友,给我推荐了这些唱片。那时我十六岁,在一所职业中学读书,学的是工艺美术。画室里有一台组合CD机。每天放学了,?#20063;?#30528;急回去,我经常和一个?#23567;?#21688;鱼”的好朋友留在画室里,一起喝啤酒听音乐,把声音开到最大。

当时这些来自“坏脑袋”的声音给我带来了新的思考,啊!原来歌可以这样唱的!音乐可以这样搞的!歌词还可以这样写!Oh My God!


△胡吗个<人人都有个小板凳我的不带入二十一世纪> 1999年4月发行

△五条人<故事会> 2018年12月发行


最?#19981;?#30340;BADHEAD唱片:小河《飞得高的鸟不落在跑不快的牛的背上》、万晓利《走过来,走过去》、NO《走失的主人》、NO《庙会之旅》、胡吗个的《人人都有个小板凳,我的不带入21世纪》、吉田达也&马木尔《西游》。


老丹

(红领巾乐队萨克斯手,红领巾乐队曾在BADHEAD出版过两张专辑,老丹个人还在Modernsky Worldmusic出版了笛子独奏专辑)


BADHEAD的那橘底黑?#36820;膌ogo是我当年作为一个丹东的初中生对这个厂牌最初的?#19988;洹?#38646;零散散的听过一些BADHEAD的专辑,NO乐队的《庙会之旅》也许是我听过最多的BADHEAD唱片,厂牌重启后可能我听过最多的就是五条人的专辑了。BADHEAD在中国厂牌文化中特立独行,出版内容的刁钻另类都是很吸引我的。它已经发展地很成熟了,可以说设计可?#20572;?#38899;乐可?#20572;分?#21487;餐。不仅仅是满足乐迷的欲望,它是打破乐迷对音乐出版物的想象——我们乐队去年出版的《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36873;?#23601;是如此。


△NO <庙会之旅> 1999年12月发行

△红领巾<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 2018年5月发行


最?#19981;?#30340;BADHEAD唱片:NO《庙会之旅》、苍蝇《The Fly 1 》、五条人《广东?#23194;鎩貳?


赵泰

(梅卡德尔乐队主唱/吉他/词曲)

摄影师:秀才


最初接触到BADHEAD应该是在2000年左右,那时应该是学校运动会上,我记得那时候的学校运动会就跟联欢会差不多,只要不上课大家就开心,带着各种吃的玩的各种嗨,我当时带了一个复读机听歌,一个同班同学神神秘秘地递给我一盘磁带,告诉?#33402;?#20010;特好玩,跟之前听的歌都不一样,封面是一个古?#26263;?#22899;人在遛狗,哈哈,放进随身听打开第一首,我就懵逼了,心里想这什么玩意,但不知道什么力量竟然促使我听了下去,听了几首歌之后就被同学要了过去,因为他想让所有同学都感受一下这张被他称为“好玩”的唱片,作为?#20113;?#30340;新大陆来炫耀,但我非常?#34892;?#20182;这种炫耀,直接给我开启了一扇新世界的门。直到高中?#20063;?#30693;道那是NO乐队的《走失的主人》,那时候身边已经开始有了一些一起听音乐的朋友,并且开始尝试组建乐队,那是2002年。这个阶段我接触到大量的国内外的音乐,而国内就是以BADHEAD为基准,左小祖咒、舌头、诱导社、苍蝇、小河、木马、周云蓬……直到《我们究竟应该面对谁去歌唱》算是一个节点,那时候只要是BADHEAD出品,是要贴着一个黑脑袋的标志,不管三七二十一,我都绝对会买回来或者找过来听,甚至成为一?#21046;?#24453;,这是一个很奇妙的阶段,是我开始形成某种音乐意识的阶段,也是生理上?#28079;?#30340;时期,同时也是开始组建乐队,对乐?#26377;?#25104;概念与习惯的阶段,外国的乐队更多带给我的是文化上的冲击,而BADHEAD带给我的却是意识上的彻底颠覆。

直到现在BADHEAD都是我心中最好的音乐厂牌,也没有想到,BADHEAD创立二十年后,我?#37096;?#20197;进入这里。BADHEAD带给我的除了音乐,更多是概念上的创造欲,那个时候我记得周围做乐队的朋友不是在模仿就是直接抄袭国外的音乐,那也是当时音乐概念匮乏的必然阶段(甚至到现在这个现象也始终存在),而BADHEAD这个古怪的厂牌几乎都是创新性的,这总是?#26790;?#20852;奋不?#36873;?#20877;一个就是它独特的艺术品位,无论从音乐还是唱片设计,都直接冲击着我对音乐整体概念的认知。


△李铁桥 <山海关> 2016年1月发行

在上海草莓,梅卡德尔将与李铁桥合作


而后的BADHEAD曾?#26790;?#19968;度失望,这里就不细说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重新关注BADHEAD。直到几年前,五条人进入了BADHEAD?#26790;?#37325;新开始关注它,?#20063;?#21457;现我错过了那么多——马木尔、李铁桥、红领巾……原来BADHEAD又回来了,曾经那个BADHEAD又回来了,带着更为实验的音乐回来了,这绝对是让人兴奋不已的,再到今年年初,后面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希望梅卡德尔也能在BADHEAD出版一张经典专辑。


△马木尔在BADHEAD出版的唱片

IZ <无色> 2015年8月发行

马木尔<农民> 2016年12月发行

细菌<细菌> 2017年5月发行

锈<锈> 2017年5月发行


最?#19981;?#30340;BADHEAD唱片:NO《走失的主人》,这张唱片是我的起点。


YOU ARE MY BADHEAD


BADHEAD二十周年纪念之

上海超级草莓,4.26—4.28

阵容


木推瓜_

五条人_

IZ_

响马_

周凤岭& XY Pattern_

王晓芳&6789乐队_

6501乐队_

BADHEAD即兴联盟_

(由李剑鸿、李铁桥等8位乐手组成)

梅卡德尔_

发光曲线_

红领巾_

云土境_



BADHEAD二十周年纪念之

酒球会,4.30—5.1

阵容


马木尔

IZ乐队

李剑鸿

老丹

云土境


坏脑超级商店

届时你可以在上海超级草莓BADHEAD舞台售卖区?#32422;?#26477;州酒球会购买到众多BADHEAD唱片?#32422;?#32426;念产品。其中,有两张最新的唱片——王晓芳首张个人摇滚专辑《游离》,发光曲线第二张录音室专辑《荒野星》,将在这次的上海草莓首发。


△王晓芳<游离> 2019年4月发行

△发光曲线<荒野星> 2019年4月发行


木刻?#27627;?#24198;元

设计:卢涛

△BADHEAD二十周年限量版纪念海报

△BADHEAD二十周年限量版T恤

△BADHEAD二十周年限量?#29031;?

△上海草莓BADHEAD舞台签售时间


上海草莓星球特别提示

1. ?#19968;?#31080;及入场时间

电子票?#19968;?#26102;间:4月26-28日11:00-20:00

入场起止时间:4月26-28日12:00-20:30

2. 出于现场安全问题的考虑,雨伞不可携带入场,如果你不小心带了,可爱的安保人员会主动替你保管。我们已经?#24613;?#20102;足量的雨衣,如遇下雨,我们会在场内“乐迷服务中心?#26263;?#22330;内地标免费发放雨衣。

3. 本次上海超级草莓音乐节,共设置两个入场口

■ 已?#19968;?#23454;体票的观众请在地铁6号线五洲大道地铁站下车,前往张杨北路2700号上海?#33485;?#21160;公社检票口入场。

■ ?#19968;坏?#23376;票和购买现场票的观众,请在地铁6号线洲海路站1号口出站,步行前往森兰商都一楼大厅?#19968;黃被?#36141;票,再根据指示前往检票口入场。

4. ?#25226;?#29615;世界“,绿色出行,本次音乐节不设观众停车场,鼓励大家选择公共交通出行,地铁6号线五洲大道站及洲海路站下车,均可步行到达举办场地。12号线可在“巨峰路“?#20928;?#20056;6号线。

为方便大家观演结束后顺利回家,音乐节结束后,我们提供将免费提供返程摆渡车,从音乐节场地至地铁6号线“巨峰路“站,中途不停车,从演出当日20:00?#20013;?#21457;车,人满即开。

乘坐方式:凭音乐节票根,在森兰商都跟随指示牌有序排队上车。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