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熙正×发光曲线×左小祖咒:超现实主义的影像之诗《来临》
2019.06.05

首先,先来读一首诗,它的作者是诗人毛矛。



《来临》

毛矛


天边是那

被点亮的城市

一切都像是真的

这?#21046;?#27873;游戏

已经玩了

那么多次

每次?#23478;?#20026;不一样


直觉告诉他

他是全部

他代表全部

全部都是他

全部都在他身上体现

他是一切的根源:

星空大地 草虫蝼蚁

时间?#32422;?#20114;相彼此

都是这个身体

都是他自身

都是自身的记忆

但是为什么要分离

为什么石头是石头

而不是他

反而把他绊倒在地

为什么是碰撞


那个软弱的自我

承担着全部梦幻

?#32422;?#26790;幻生出来的梦幻


如果不这样认为了

也不那样认为了

如果他不认为了:

他没有想法

世界是个想法

想法生成世界

生成认为的认为


他经历着

所有人的黑夜

他的命运关系着所有人的命运

杀了他

一切都会消失


为什么平静

又为什么要争斗

为什么总是这么及时

为什么总是来临

永远来临

为什么又真实到难解难分



《来临》是发光曲线新专辑《荒野星》的开场曲,或者?#25285;?#24207;诗。这首诗的朗诵者,是左小祖咒。他拿着苹果手机念诗。而这首《来临》的MV于今日发布,这是这张专辑的首支MV,它的导演是许熙正。


该MV以两个不同的版?#22659;?#29616;——阳版、阴版,或许你没见过这样的,同一首歌,竟然有两个不同版本的MV。阳版MV或许会让你感到神秘的诱惑,而阴版MV则可能会让你头?#25991;?#30505;。假如说阳版是超现实主义的梦幻,那阴版就是“梦幻生成的梦幻”,恣意解构,恣意拼贴,恣意投射,一切都如此游移不定,如此不真实,但虚实相生的万物,最终辉映在你年轻的手掌上。阴阳合二为一,许熙正和他的野火工作室的年轻同事一起,创造了一个激进的诗影像,或者?#25285;?#21019;造了一个影像的“发光曲线”。



毛矛



诗人,画家,成都解忧堂堂主。



左小祖咒


摄影:贺祺


就是那个左小祖咒,中国摇滚最高产的人。听说很快他也要当导演。



发光曲线


摄影:RICKY 张玉峰


刚刚发表新专辑的一支年轻乐队,7月5日,他们将在?#26412;?#20048;空间举办专辑首发音乐会。这支乐队的主唱和词曲作者薛染,也是一名诗人,?#32422;?#24433;像工作者和策展人。



许熙正



著名台湾导演和摄影师,作品横跨各个领域,不管是照片、影片、MV还是广告片,?#23478;?#20197;贯之地贯穿许熙正式的影像美学。




许熙正的野火實驗室———

“我們是一群
從城市跑到荒漠生活的傻子。
燒著莽撞的野火。
做著外星人一樣的夢。
夢想著會長出翅膀。
?#20250;幔?
衝上天空,
向人類撒下
一坨一坨的屎。

我們在這裡創作————

攝影、視頻、電影、裝置、畫畫、?#26391;场?#34915;服、行為、雕塑、空間、還有還沒被定義的任何玩意兒???”


野火工作室的宣言和发光曲线新专辑《荒野星》如此相契。于是就有了这个在甘肃玉门仅仅花了半天便完成拍摄的MV《来临》。



一切都灵犀相同,非常许熙正,非常左小祖咒,非常发光曲线。


这首诗、这首歌、这首MV,真的?#24515;?#20040;?#30452;?#31163;析吗?


他经历着

所有人的黑夜

他的命运关系着所有人的命运。


英雄主义的幽灵,依旧在残旧的大地上徘徊。



反调青年的荒野呼告

末法时代的太空情歌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