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湿乐队正式签约北河三 “呛辣”方言酿制“上头”音乐
2019.07.15

近日,北河三音乐旗下世界音乐又添一员奇兵。中国颇具代表性的方言民谣摇滚乐队“衣湿”正式?#29992;耍?#20197;地道川渝方言音乐创作,扩展北河三旗下融合音乐新版图。


主唱、木管乐器?#27827;?#28156;/主音吉他:林权宏

节奏吉他:邵岩峰/贝斯:赵巧如

弹拨乐:王炳焜/打击乐:查杰鹏/?#27169;何?#23431;恒





衣湿乐队创立于2010年,由兽医游淼和教师林权宏发起,二人将职业名称相加,取其谐音,成为后来的衣湿乐队。以民谣音乐为基底,衣湿乐队坚持宜宾方言创作,以小城青年的独特视角诠释人间喜怒哀乐,把街头巷尾的故事编撰在九曲回肠之中。




宜宾是中国酒都,五粮液的故乡。或许你也曾在主唱游淼的创作中捕捉到那种呛辣而又上头的独到风味。“呛辣”的是平淡生活中时而爆发的尖锐批判,而令人“上头”的,是看似轻佻的外表之下始终流?#39318;?#30340;,细腻而深刻的情?#23567;?/strong>




那是《长湴》中始终“不晓得该往哪儿去”的游子心境,是成年之后“走远了/回都回不去了”的苦涩感叹;更是《不浪漫情歌》中“我也不晓得/浪漫?#24039;?#23376;/我就只想和你在一起”的平淡告白。



?#30001;?#20250;乱象、邻里日常,唱到男欢女爱、时代乡愁,他们将一切或大或小的人类情感包裹在潮湿温热的小城场景中,以“用宜宾话唱一?#23567;?#30340;音乐乃至生活态度游戏人间。



如果只能用一个?#19990;?#24418;容衣湿乐队,那个词会是“有趣”。由乐队改编作品集结成册的《宜宾?#25925;型?#25671;金曲》系列1-3(2013-2015)曾经轰动独立音乐圈,而一本正经的玩笑背后,是乐队独具匠心的美学思考,?#32422;八巧?#21402;的音乐功底。




2016年,主唱游淼以一首改编的《双截棍》加入《中国新歌声》周杰伦战队;两年后,乐队根据木心诗歌《从前慢》改编创作的歌曲《从前慢,汉王山慢慢蹲》获得陈丹青先生赏识,并受邀参与?#20843;?#20204;都唱从前慢”木心纪念音乐会的演出。翻唱作品强势登上“大雅之堂”,衣湿乐队的方言改编能力愈发灵活精湛,也获得了更为广泛的肯定。



翻唱改编始终只是乐队排练间隙的玩乐之作。衣湿用精心雕琢的原创作品,将方言音乐的版图逐渐扩大:从怪力乱神、天马行空的《神怪辞典》(2014)到乡愁浓郁、内敛温暖的《流杯池》(2016),再到将川江号子、民歌、童谣与摇滚、雷鬼、Blues、Funk甚?#20102;?#21809;元素巧妙熔于一炉的《龙门阵》(2018),不难看到衣湿在方言音乐创作上的野心。




2017年,衣湿乐队的原创作品《从前有座山》(2010)成为开心麻花当年大热电影《羞羞的铁拳》插曲;2018年,衣湿乐队为腾讯手游《麻将来了》创作同名主题曲,以现代摇滚乐结合三?#25671;?#29749;琶、打击乐等中国传统乐器,精准诠释?#21738;?#28201;暖,充满江湖气的音乐氛围,活灵活现得重现了四川小城中热闹欢脱的麻将文化,?#32422;?#40635;将桌上风云变幻、卧虎藏龙的胶着战局。



2019年,衣湿乐队首次跨界影视配乐制作,为国产悬?#19978;?#21015;短片《不思异 电台》中的《寻隐者不遇》一集创作配乐,乐队再次化繁为简,以琵琶、木吉他等乐器营造古朴淡雅的氛围,音乐不疾不徐,层层?#24179;?#23558;悬疑气氛恰到好处地铺陈开来。




今?#27169;?#20182;们以惯常的游戏姿态毫不避讳地蹭起“乐夏”的热度,《没上节目的乐队的夏天》系列视?#24213;?#32418;网络,吸引不少独立音乐人相继加入。同时,他们又对音乐创作报以?#25226;?#32899;”的心态,像是以非洲猪瘟为背景创作的歌曲《瘟》,便是工作在疫情防控第一线的游淼,以官方兽医的身份为记录这场灾难而作的音乐。



这支朴素而精致,严肃?#19968;?#27900;的乐队,以它?#27426;?#21457;酵增长的音乐才华发掘方言音乐的巨大能量;经由时间的打磨与沉淀,便如宜宾的好酒,?#21280;?#36234;香。




而此次与北河三的合作,将助力衣湿打开更广阔的艺术视野,探索地域性音乐连接世界的可能性。


太阳神之许珀里翁彩金